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宿命之谜

第一百六十九章:天眼结界!(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

    九世笑了笑,道:“哼!就凭你们几人,以为就能得到邪兵?真是笑话!”

    就在这个时候,天涯山上空的那一道青光,竟然缓缓睁开,一个巨大的黑瞳出现在天空,一股更加强大的弑杀之气席卷而出,向着整个森林扑面而来。

    凤仙身后的天眼缓缓睁开,黑色眼仁里散发出噬人心魂光芒。此刻的一直晴朗的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

    众人看着天空之中的天眼,火融家的一位神秘人淡淡地说道:“这天眼结界便是阴阳世家深藏邪兵的结界!”

    火融微微一愣,恭敬地说道:“师父,如果按照你这么说却是有道理,当日九世手臂将深入这结界之内,如果不是被东末阻拦击伤九世,那邪兵就会出现在!”

    火融世家的神秘长老听到这番话,点了点头,沧桑的脸上愈发阴霾,嘴中喃喃道:“泰帝世家......现在的掌门竟然会是一个从来没有名气的东末接管,真是笑话,看来这泰帝一族要没落了啊。”

    孤风世家的一位神秘长老说道:“火融山柏,我们现在别废话了,如果在惊动其他世家的人,赶到这里,把我们也会棘手的。”

    火融山柏点了点头,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干枯的双手将抬起,说道:“那就开始吧。”

    就在此刻,每个家族的三位长老已天空十二宫的位置盘腿而坐,他们面色肃然,双手相连好像是在开始这某种仪式。

    九世见状,黛眉一皱,心中感觉不妙,身子化作一道虹光冲出。

    火融山柏对着面前的火融说道:“拦住她!”

    “是!”

    火融等四人纷纷冲向九世,给这十二人长老争取时间。

    九世那倾城的脸色为之肃然,手腕一抖,双手之中出现一道湛湛雷光与晶莹的水珠,随后她目光看向十二人,脸颊微抖,对着黑爵说道:“黑爵!杀死其中一人便可!”

    “吼!”

    黑爵仰头怒吼一声,双眼瞪圆,向着十二人的方向,狠狠嚎叫了一声!

    火融见到这黑爵暴怒,他心中一紧,似乎是有些忌惮,道:“孤风,齐波,你二人拦住黑爵!”

    “是!”

    此时,气氛紧张,孤风与齐波二人联手,身上霸气爆棚,冲向黑爵。

    黑爵腾在空中,四肢踏空奔跑起来,身上的白爵铠甲光芒铮铮而出!

    孤风与齐波一脸肃穆,手中的短刃与千雷镜也已经阵阵光湛,两人强大的气势已经使得空气颤抖不已。

    孤风将霸气注入短刃之内,短刃顷刻之间剧烈颤抖,周围空气迅速凝结,一把无形的风之巨刃出现在空中!

    黑爵踏空奔跑速度越来越快,并没有丝毫畏惧,最后化作一道黑白两色的光芒,破空而出,锐响之声就仿佛是海沸江翻之势,生生逼来!

    一时之间,天空开始变色,地面上十二人却是危坐正襟,二十四只双手连在一起,身上的光芒微微亮了起来。

    这十二神秘人身边的地面上的沙石飞走,枝叶发出沙沙的声音,从这十二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就仿佛是要打通了开往地狱之门一般。

    黑爵与风之巨刃撞在一起,两股力量瞬间激射出去,使得天空仿佛被撕裂一般,一道黑色口子出现在穹顶,随后瞬间消失。

    孤风与齐波加之手中的神兵利器将黑爵挡了下来!

    涯与凤仙相互望了一眼,两人双目相对,随后手中的第一刃与博山炉也是微微颤抖,如久为嗜血的凶猛恶兽,不再安分!

    涯棱角分明的脸上变得冰寒,面对大敌当前,他确实如此淡淡道:“这一次,哪怕是堵上性命,邪兵也绝对不能出世!”

    “恩!”

    凤仙点了点头,她双眸看着萧肃的涯,心中情不自禁的也冷静不少,道:“你放心,今天就算死,我们也在阴间作伴!”

    涯说道:“好!”

    两人已目示意之后,扭头看向面前的十二人,身上的霸气陡然暴增,尤其是涯,他手中握紧第一刃。

    涯凝神兼备,丹田之内的霸气此刻遍及全身,泛出来的强悍霸气就犹如熊熊燃烧烈焰一般。

    而凤仙也是将身上的霸气发挥极致,白色的霸气泛出体外,就像千年冰封的皑皑白雪,银光耀眼!

    “嗖,嗖!”

    两人快起奔跑起来,向着十二人冲去!

    孤风目光微转,看向两人,大声喝道:“沈建波!拦住他们!”

    沈建波眉间一跳,面色萧肃,他不敢在犹豫,手中的长剑锵呲一声,光芒灿烂!

    沈建波虽然心中万般不愿,但他还是向着涯飞奔袭而去,昔日两人那谈天说地之趣已经荡然无存!

    几乎就在同时,剩下的弟子如排山倒海之势,力压凤仙的去路!

    “挡我路者!死!”

    就在凤仙嘴中死字一出,一名弟子已经冲了过来,手中的兵器劈她而去!

    “嗤!”

    凤仙手中的博山炉狠狠地砸在这名弟子的胸口,直接将其胸腔击碎,血肉从后背的挤爆出来!

    众弟子此刻也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一个个斗意盎然,嘶吼声不断!杀红了眼一般,不断攻击凤仙!

    而这涯也是奋勇向前,手中的第一刃与沈建波手中的长剑狠狠地劈在一起!

    “噹!”

    剑刃相交,四目相对!

    涯与沈建波两人手腕一抖,兵刃划开,互换位置落地!

    沈建波背对着涯,似乎不愿在有任何等待,他已经下定决心,随后他面色肃然,双眸之中泛起一股子狠意,转过身子,身上的霸气全部爆发出来,挥舞着半尺长剑,朝着距离自己三丈之外的涯再次爆射而去。

    这个时候沈建波,盯着涯,神情变得狠辣,手臂上的青筋暴起,道:“涯,你今天必死!”

    涯见这一次沈建波的神情竟然如此狠毒,招式劈空而来,引的周围的空气嗡嗡作响,似乎不愿对沈建波下杀心。

    可当他看着沈建波身后的那十二人,心中转念道:“过了他这一关,就好,建波兄,今天就对不起了!”

    涯单手握拳,这个时候他手中的第一刃仿佛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召唤,刃面上的出现一道道细弱的青光。

    这青光却是前所未见,就犹如青色流萤一般,光华不断。

    “杀!”

    涯双瞳再次看向冲来的沈建波,眼中却是变得狰狞!

    沈建波心中暴怒,双手握紧长剑,踏空而起,伴随着呼啸而来的烈风,长剑向着涯的脖颈狠狠劈去!

    涯心中发狂,手中的第一刃突然发出一抹强光!

    涯挥起第一刃,单脚踏地奔向空中,沈建波杀气弥漫,双手握长剑,狠辣之意丝毫不减冲向地面!

    两人在半空之中再次交战,电光火石之间,沈建波的长剑突然凝滞了一下,可他依旧面色肃然,而他手中的长剑却是在涯的脖颈三寸之间停了下来......

    “嗤!”

    涯已经是一副绝杀之意,第一刃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刺穿沈建波的身躯!

    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将兵器抽出,沈建波痉挛一下,他感觉一把冰锥刺穿身体,他脸上竟然泛起一抹知足的笑容,可终究忍不住剧痛,露出一丝痛楚。

    涯身子急转,左手急忙伸出可并没有来得及拽住沈建波的身体。

    “扑通。”

    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缓冲,重重地跌倒地面上。

    涯眉头皱紧,身子迅速落地,扶起奄奄一息的沈建波。

    这个时候之间沈建波嘴中不断涌出鲜血,双眼迷离,模糊的看着涯的身子,一只手死死地拽住他的衣服,声音听起来飘忽不定,道:“涯,邪兵不能出世,可是师父的师命我又不能违之,战死,是我最好的结果......”

    涯看着脸色苍白,嘴中的鲜血不在喷涌的沈建波,他突然安静下来,随后便是沉默下去......

    一个将死之人,

    一个执刃之人。

    涯面颊紧绷,但是嘴唇却是不停颤抖,他似乎是在压抑着自己,不能再沈建波面前再次脆弱。

    “涯,如果你能活着出来,记住来雨竹世家找我,我叫沈建波......”

    “涯!真的是你,没想到你活着出来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在朱栾树洞府,我的好兄弟,涯......”

    “宫伟龙该死,涯,你杀了他,我心里痛快,他本来就应该在朱栾树洞府之内死去......”

    “师门之命。我不得不从......”

    涯看着双瞳已经开始暗淡的沈建波,嘴中淡淡地说道:“建波兄,这辈子,我都欠你的,朱栾树欠你一条命,今天有欠你一条命。”

    “不过,你放心,今天我就用第一刃,捍卫天涯山,邪兵不会出世!”

    就在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他头颅闪过一个场景,他眼睛微眯,似乎是在回忆什么,他脑海之中突然感觉到一张苍老的面孔,

    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当涯有一天重拾自己记忆之时,他会记得当年为了不让邪兵出世,还有一位老人,

    名叫陈怀山......

    还有一位手足情深的兄弟,

    名叫沈建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