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昭女相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 坚守

    上官澈也知她喜欢听这类型的战役,所以每每讲到这种战役时都会特别的起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尹子琦并非简单地派兵围城,他还派人在睢阳城四周挖了很深的壕沟,并围上木栅栏,以防止唐军忽然来袭击。

    张巡一方面将全城的军兵召集起来分区操练,让他们熟悉各种阵法,一方面派南霁云用箭射杀尹子琦。

    南霁云依计射杀尹子琦,可惜只射中了尹子琦的左眼,而没有要了他的命。

    尹子琦一受伤,其士兵的士气立即低落。张巡马上对那些攻城的士兵采用心理战术,有三百余名叛兵便主动归顺了张巡,表示愿为张巡死战。

    那年春天,张巡清除了内部叛将,率兵出城突击叛军。叛军始料未及,被打得落荒而逃。张巡将缴获的车马牛羊全部分给了士兵们,自己不要分毫。

    这次的胜利让张巡获朝廷封为御史中丞,许远被封为待御史。

    睢阳城暂时平安。

    五月,麦子成熟,叛军们在睢阳城外收割小麦以充军粮,张巡看到了,立即召集士兵擂鼓,摆出准备打仗的阵势。叛军见状马上停止割麦,全力备战。张巡又让士兵们做出休息的样子,叛军不知有诈,立即放松了警惕,张巡便命南霁云率兵从城门忽然冲出直抖尹子琦的大营。尹子琦得知后立即派千余骑兵来到城下逼张巡投降,张巡暗命几十名勇士手持强弩、钩和陌刀从城上吊下潜入护城的壕中,趁叛军不防备时奋勇杀出,杀伤了叛军不少人马。

    叛军吓得仓皇而逃。但他们并没有逃远,很快又将睢阳城团团围住。

    七月,获得援兵数万的尹子琦再次派兵攻打睢阳城,这时,睢阳城内的粮食已经不够了,城内的士兵每人每日只能分得一勺米,饿得受不住时就只好拿树皮、纸和皮带煮来吃。张巡便下令将马杀了煮熟给士兵们充饥。

    士兵们虽然日渐消瘦,但士气不减。

    尹子琦这次是铁了心要攻城,而张巡的士兵只剩下了千余人,根本无力出击,只能死守。”

    江月棠听到这里便问:“朝廷为何不马上派兵来支援张巡?”

    “唐军当时没有马上派兵来支援的原因我猜想有两个:一、此战敌我的人数和物资等方面的悬殊太大,很难赢得了,所以朝廷里的那些实力派们都‘拥兵自重’,不愿意来帮打一场无把握的仗;二、当时的国君唐玄宗已逃往四川,朝中并无人主持大局,所以睢阳城周边的军队都不愿意主动来支援。”上官澈分析道。

    江月棠叹了一口气,点头道:“哦。”

    上官澈接着道:“叛军制造了一种带轮的云梯,并在轮子上系上一笼子,笼子里装士兵200余人,然后将云梯推至城墙边,准备让他们跃墙攻城。张巡得知后马上命人在城墙上凿了三个洞,待敌人的云梯推近,立即从其中一个洞里推出一根带铁钩的大木,将云梯勾住使其不能动,再出一木将云梯顶住,使其不能缩放,这时,云梯上那笼子里的精兵便进退不得了,张巡便命人再出一木,并这块木的末端装有一个铁笼,铁笼里装上易燃物,将敌人的云梯烧断,敌人笼子里的士兵也全被烧死。

    张巡在城墙上设有暗哨,尹子琦每次出击必吃大亏。尹子琦便命人造了钩车,在车的顶部设计了铁钩,将城墙上的暗哨给毁了。张巡又命人在大木的顶端扎上铁链和铁环,把叛军钩车的车头给钩住,挂入城内,截下铁钩为已用。

    尹子琦又使出‘蹬道计’,张巡便命人火烧蹬道,数个回合下来,尹子琦折兵又损将,依然无机可乘。

    此时,睢阳城内已粮尽,战马也全被杀光了,饿得没法的士兵们便抓麻雀和老鼠来吃,麻雀和老鼠很快也被吃尽了,在这样下去士兵们很快就要饿死了,面对如此危急之情况,张巡派南霁云去借兵。

    南霁云遂率三十名精兵突围出城,尹子琦立即派万人阻挡,南霁云左右开弓,冲出重围,赶往临淮去向临淮的守将贺兰进明借兵。

    贺兰进明不愿意借兵给他,对他说:“睢阳城的存亡已成定局,现在再出兵又有何用?”

    南霁云见他不愿出兵,便进一步恳求道:“睢阳与临淮相依为存,若睢阳失守,临淮也危在旦日,还请大人三思。”

    贺兰进明不为所动,但他见南霁云是个难得的人才,有意收归麾下,遂设宴款待。南霁云含泪道:“我来的时候,睢阳城内的人已一个多月没吃东西了,我难以下咽。”遂不吃,拔刀自断中指,对贺兰进明道:“我没完成主帅之命令,叛兵不能扫平,国家不得安宁,请留此指以示我之心,我将归报主帅,与城池共存亡。”

    南霁云说罢遂上马离去,临出城时回头拉弓怒射佛塔,半箭即被射入砖中,发誓道:“我若能败叛军回来,定要杀了贺兰进明,这支箭便是我誓言的标志。”

    接着,南霁云从别处借了三千兵回睢阳,围攻睢阳城的叛军们发现了,立即阻击,南霁云又与他们展开了一番血战,最终得以进城,但此时他借来的士兵只剩下一半了。

    睢阳城内绝粮已久,士兵们连拉弓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围城的叛军人多粮足,情况越发地对城内的人不利,有人便建议张巡、徐远带兵东移。

    张巡和许远皆认为睢阳乃江、淮之屏障,如果放弃,叛军肯定会趁机南下,届时江、淮必亡,况且带着饥饿的士兵行路也必然到达不了目的地,所以主张死守睢阳城。

    为了给士兵们充饥,张巡杀了自己的爱妾,亲手烹熟分给士兵们吃,士兵们不肯吃,哭声一片,最后张巡晓之以理恳求大家吃,大家才含泪吃。许远也将自己的几名童仆杀了烹熟给大家吃。”

    听到这里,江月棠有些骇然,然后是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但是也清楚在那种情况之下他们的苦衷,因此到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

    亲们,一更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