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瓦洛兰事纪

一百四十五章 自摸

    穿过了这道门,三人很快就来到了下一道门。

    卡蜜尔依旧拿着她的那张卡,来到门前刷了一下,“哔”,好吧,门有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同一个技能不但对于圣斗士没有效果,对于研究所也是没有效果的。

    然后卡蜜尔从容不迫的拿出了另一张卡片,再次刷了一下,门就被打开了。

    我擦,宋仁投无力吐槽,研究所的人是傻逼吗,竟然只会锁死一张卡,换一张卡就完事了,而且卡蜜尔你是卡牌大师吗,身上那么多卡片。

    话说回来,伊芙琳好像是卡牌他老婆来着,如果卡蜜尔是卡牌大师,这时候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应该是要先砍自己才对吧。

    又是一道门,卡蜜尔拿出之前那张卡,“哔”,又无效了,卡蜜尔又拿出一张卡,刷,开了。

    宋仁投已经不想吐槽了,研究所这帮家伙很有可能搞研究把自己脑子搞坏了。

    再次通过了一道门,三人来到了下一道门前,卡蜜尔还是拿着之前开第三道门的那张卡,一刷,门开了,宋仁投只得承认自己高估了研究所的这帮家伙,他们不是圣斗士,同一个招式可以对他们使用两次,也可能不止两次。

    “这是黑默丁格的权限卡,我让人偷过来的,他们想要锁死,需要皮尔特沃夫几个高层一起才有这个权限,而其中有一个人是我,他们想要修改这个设定,怕是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顺利的话足够我们走出这层楼了。”

    卡蜜尔向着他们解释道。

    好吧,看来不是研究所这帮家伙脑子坏了,这是他们老大的锅。

    研究所这守卫,说着很牛逼轰轰,实际上真是松懈啊,自己老大东西都被人偷了,竟然还一无所知,这时候才想对策,太过安全的环境让他们心中就已经放松了对于研究所的守卫,突破了研究所外面的铜墙铁壁之后,里面真的全是破绽,特别是有了卡蜜尔这个对于研究所深有了解的内应之后。

    这时候研究所上面已经乱成了一团,如同加百利之前所说,研究所建成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安全问题,从另一方面来说,就是研究所出现了安全问题之后,他们没有任何处理经验……

    于是他们就在上面看到卡蜜尔带着两个人打开了第二道门。负责守卫的加百利马上大吼道:“谁泄露的通行卡,锁死马上锁死!”

    然后锁死,卡蜜尔来到了第三道门,“哔”,卡无效,加百利松了口气,卡蜜尔拿出另一张卡,门开了,加百利气还没有提起来,后面就传了黑默丁格的吼声:“你们怎么回事!就不知道锁死全部的通行卡吗,还是你认为现在下面还有我们的人要进去给那些研究品送饭啊!”

    全部人噤若寒暄,锁死了全部的通行卡,心中哀叹,谁知道卡蜜尔手中会有那么多通行卡,研究所是卖卡的吗,卡不是只能一人一张的吗,卡蜜尔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

    然后又是下一道门,卡蜜尔卡失效,加百利没敢松气,卡蜜尔换卡,刷,门开了,加百利寒毛一下竖了起来,很想掩上耳朵,更想闭起眼睛,他实在不想看到这帮蠢货了,这帮家伙是猪吧,不,自己为什么要侮辱猪呢!

    下一秒,预期中的吼声传了过来:“你们这帮家伙是猪啊,搞研究不但搞坏了你们的脑子,还搞聋了你们的耳朵是吗,是不是听不到我说的话啊,还是你们的智商听不懂!我说的的锁死全部,你们知不知道全部是什么意思,我要不要去拿一本皮城字典出来给你们看全部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全部的意思就是……”

    黑默丁格顿了一下,妈的,全部的意思要怎么解释,难道自己真的要去拿一本字典出来看,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于是他继续吼道:“全部的意思就是所有,你的,你的,包括你的……所有,你们懂吗!”

    他唰唰唰连点了三个人,他真怕这群蠢货会回头说不懂啊,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手下这帮家伙的智商了。

    他更怕的是万一这些家伙要自己在解释所有的意思是什么,妈的自己这件事完了就去把整本皮城字典背下来。

    被吼得头都不敢抬起来的研究员低头就是一顿疯**作,连着好几遍之后还是没有找到任何问题,全都锁死了啊,有着黑默丁格的授权,他们连几个副院长的权限都锁死了啊,然后他们看到卡蜜尔她们来到了下一道门,毫无阻碍的刷开了这道门。

    黑默丁格深吸了一口气,他准备一口气喷死这群傻逼,然后自己上去操作,这帮猪头,明天就准备全部回家养猪去吧,这么菜,搞什么研究。

    就在黑默丁格蓄力完毕,准备施放一秒五喷的大招时候,一个研究员可怜兮兮的回过头,然后说道:“院长,她们用的好像是你的卡啊……”

    研究员心中泪千行,这张卡,他们真的锁不了啊。

    黑默丁格这口气一下被挡在了喉咙里,他瞪着这个该死的家伙,然后在身上掏啊掏,这群混蛋,竟然想把锅甩到自己头上,这点套路难道以为自己看不穿吗,自己当年甩锅可比他们熟练多了好吗,不然自己怎么当得上院长。

    等着,自己等下就把卡甩到他的脸上,自己的卡可是整个研究所独一无二的,颜色都是金灿灿的,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复制,只要自己拿出卡来,看他们还怎么甩锅,他们明天还是不要去养猪了,他们这智商,怕得把猪养死,他们还是去当一头猪比较符合他们的智商。

    黑默丁格对着自己浑身上下就是一顿摸索,他敢肯定,自己摸女人都没有摸得这么认真过,然后越摸,黑默丁格心就越冷,这节奏不对啊,要是换成女人,自己越摸得越热才对啊。

    然后黑默丁格得出了一个结论,自摸果然没有什么意思,还是摸女人好。

    黑默丁格维持着自己愤怒的姿势,眼睛一边偷偷的往屏幕上瞧,研究员看到黑默丁格的举动,默默地低下头,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黑默丁格看到了卡蜜尔手中的那张卡,金灿灿的,是自己喜欢的颜色,然后看到了卡上的一个图案,是璐璐,有品位,这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跟自己卡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根本不是一模一样好吗,这就是自己的那张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