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佳肴记

第七百二十七章 夫妻?

    铁燕子说服了小白脸的事儿,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铁家寨。

    任谁都能感受到铁燕子的恨嫁之心。

    铁三爷是这铁家寨的头头,又是铁燕子的胞兄,此事自然是由他决断,作主的。

    但是铁三爷特别娇惯他妹妹,算起来,铁燕子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亲了。原本铁三爷是想在山寨里给她挑一个夫婿的,可是谁让他妹子心高气傲谁也瞧不上呢!

    罢了罢了,就依她吧!

    于是铁燕子的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他们是土匪嘛,身份特殊,成婚自然不能跟普通老百姓一样,讲究什么三书六礼的。婚书、媒人、聘礼、嫁妆,这些东西都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只要在山上摆几桌酒,两个人拜了天地,这婚事也就算完成了。

    但是铁三爷不愿意委屈妹妹,很快便着手安排起婚礼方面的事。

    至少得整一个像样的席面,全寨人热热闹闹的喝上他三天三夜!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山寨第一次办喜事呢!

    嗯,还得给妹妹做一身漂亮的嫁衣。女人成婚是大事,当新娘子,一辈子就一次,不能马虎。

    铁三爷不懂这方面的事,便找了寨子里上了年纪的妇人来问。

    这些妇人有的是跟着丈夫,儿子上山的,有的则是被抢上山以后,留下来的。

    女人当土匪,不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自是有一番辛酸经历。这些女人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活下去。

    “回大当家的话,这女人成婚,要有一身大红嫁衣,包括红盖头,婚鞋,还全套的婚被,喜帐,龙凤烛……”

    铁三爷让人一一记下,下山采买。

    除此之外,新郎倌儿也该有身新衣裳才是。

    铁三爷特意去见了周翼兴,借着这个机会,敲打了他几句。无非就是让他识时务,对自己妹妹好一点,否则自己不会客气之类的话。

    周翼兴将这些话当成废话,左耳进,右耳出。

    一群乌合之众,做尽了坏事,还想着能长长久久的在此处当山大王?

    做梦!

    周翼兴虽然没有应,但是也没有反驳。

    铁三爷觉得,这小子大概是被吓傻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应该是认命了。

    铁三爷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临走时特意笑容满面的嘱咐周翼兴:“安心当你的新郎倌儿吧!”

    周翼兴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于此同时,王誉大概也知道,事已至此,没他什么事儿了。

    不过怎么想,怎么不甘心!

    他喜欢燕子多少年了?

    三年,五年?

    自打他上山,就已经把铁燕子放在心尖上了。这么多年了,别的兄弟下山逍遥快活逛窑?子,他呢,把钱都攒下来,想把这些钱当成自己的老婆本,将来娶铁燕子用。

    他守身如玉,连娘们儿的手都没摸过,为的是啥!为的是向燕子表决心,证明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可是有用吗?

    没有用!

    燕子都不用正眼瞧他!

    反而是相中了那个小白脸!

    “那小白脸有什么好的?啊!老七,你说,你说那小白脸长得跟个娘们似的,他有什么好!”

    他口中的老七,指的是姜希。

    名义上的七分寨寨主,行七,叫顺嘴了,干脆也不改了。

    “哥哥,兄弟知道,你心里不是滋味儿!可是三当家都要跟他成亲了,你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

    王誉明显是醉了,眼神很迷离!

    他酒量不差,今儿是喝了急酒,心里头还装着事,就有些上头了。

    “是啊,燕子要嫁人了!”王誉举起酒碗来,又喝了两口。

    姜希看不下去了,从他手里把酒碗夺过来,“哥哥,你醉了,回去休息,啊!”

    “我没醉,我心里不痛快。”王誉其实还保持着三分的清醒。

    “得,你没醉。”

    “陪我喝酒!”

    姜希把手里的花生往桌子上一扔,拿起酒碗来跟王誉碰了一下,仰头将一碗酒都喝了。

    “痛快!”王誉大喊一声,“老七,还是你好啊!想快活就快活,想开心就开心,心里头不装着人,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姜希看不下去了,对王誉道:“哥哥,我说你至于吗?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三当家再好,可是人家没瞧上你啊!你呀,听兄弟一句劝,别再想着她了,啊!改日兄弟陪你下山,找个清倌儿人乐呵乐呵,你要是乐意,直接把人抬上山,不就行了!”

    王誉傻笑,“别的女人我都不要,我就要燕子。”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拧巴呢!”姜希摸了摸下巴,突然认真的道:“哥哥,你是真的非三当家不娶吗?”

    “嗯?”王誉眯了眯眼睛,觉得自己清醒了三分。

    “什么意思?”

    “我是不忍心看你这般伤心难过!”姜希道:“眼下他二人还未成婚,你还有机会!”

    王誉先是嗤笑,因为他觉得不太可能!可是随后,却愣愣的盯着姜希看,不说话。

    “你说那话,啥意思!”

    姜希道:“我说,你还有机会。”

    王誉这会儿眼睛也不花了,脑袋也不沉了,只道:“不是,他们都要成婚了,难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王誉把手搭在姜希的肩上,道:“兄弟,你跟哥哥说句实话!”

    “哥哥,你胆子大吗?”

    王誉不明白这事儿跟胆子大小有什么关系,“不是,你还不知道我吗!啊!我王誉,什么时候怕过事?什么时候怕过?”

    姜希点了点头,“那好,今儿为了你,兄弟给你出一个主意……”他朝王誉招手,两个耳语了好一阵子。

    王誉听完,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这,这能行吗?”铁三爷心狠手辣,要是知道自己这样算计他,恐怕会一怒之下杀了他吧!

    姜希轻笑,低声道:“哥哥,富贵险中求!你我二人上山落草图的是什么?钱,女人,势力。”

    王誉没吭声。

    “你想好了,机不可失,失不在来。”

    王誉犹豫,“老七,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姜希冷笑一声,“行,当我没说!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三当家嫁人吧!”说完他起身就要走。

    王誉一把拉住他:“老七!你急什么,坐下,快点。”

    姜希无奈的坐了回去,道:“哥哥,我是看不过去你要死要活的那个样!两条路,要么你就忘了三当家,从此以后你们俩桥归桥,路归路,各过各的日子。要么……哼,无毒不丈夫,你跟那小白脸可是有夺妻之恨!”

    最后一句话,姜希的声音压得非常低。

    王誉是个有野心的人,一个分寨寨主的位置,根本满足不了他。

    王誉只道:“你说得对!干!”

    “兄弟,此事我可是要仰仗你了!”王誉知道,姜希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只是因为资历浅,年纪小,所以在山寨中没有什么地位!

    他呢,正好相反。年纪,资历都够了,但是能力方面跟姜希比不了。

    两个人若是相互扶持,肯定能走得更远。

    “自我上山以后,就哥哥对我最照顾,兄弟不帮你,还能帮谁呢!你若是信不过兄弟,不如现在就去大当家那里告发我……”

    “哎,你说啥呢,哥哥我是那样的人吗?”王誉这会儿,怕姜希反悔,连忙道:“就这么定了!喝酒!”

    姜希举起酒杯,露出了一个笑模样,“先祝大哥马到功成!”

    王誉觉得,大哥两个字,听着真是舒心。

    转眼,就到了铁燕子和周翼兴拜堂成亲的日子。

    这一天天还没亮,全寨上下的人就都忙活起来了。

    大红绸子帮成的红花,挂遍了整个铁家寨。

    鸡鸭鱼肉,野味山珍都是头一天就准备出来了。天气热,怕放不住,故而还物资用大木盆将这些东西装成来,藏到了山洞深处,来了个冷藏保鲜法。

    院子里特别的热闹,烧水的,切刀的,煎炒烹炸的声音彼此交织在一起,配合着锅碗瓢盆的撞击声,形成了一首独特的交响乐。

    新娘子换上了大红的嫁衣,头发也盘了起来。

    有人正在拿麻线绞铁燕子脸上的绒毛。

    有点痛,但是她一直忍着。

    眼角眉梢处,都是即将出嫁的喜悦!

    几个侍女看了,都不由得会心一笑。

    三当家是巾帼不让须眉,曾几何时居然有过这样娇羞的一面。

    很快,有人帮铁燕子上妆,描眉,涂唇,戴凤冠。

    铁燕子的婚事比较匆忙,所以她的嫁衣和首饰,都是从山下抢来的。就好比她戴的这顶凤冠吧,纯金打造的,造型别致,手工精湛。上头还镶着六颗红宝石呢,金灿灿的,光是看着就让人眼花缭乱的。

    凤冠有些重,不过铁燕子心中万分欢喜,哪里会在乎这点小小的不适呢!

    “好了好了,赶紧盖上红盖头,一会儿新郎倌就要过来了。”今儿这亲事,省略了不少步骤,接亲什么的,就都直接跳过,两个新人直接到聚义厅拜堂。

    此时铁燕子的闺房,已经被装扮一新,变成了洞房。

    周翼兴这个新郎倌,要从自己的“囚室”出发,在铁燕子的闺房中成亲,入洞房。

    他跟上门女婿也没差多少。

    周翼兴这会儿,已经换上了崭新的红色外袍,戴上了新郎倌才能戴的礼帽。

    他的肤色本身就偏白,被关了这么长时间,原本就很白皙的皮肤就更白了两分。大红衣的衣裳将他衬托得唇红齿白的,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中,似乎有数不尽的风~~流,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倔强的抿成一条直线……

    有话多的喽啰道:“瞧瞧,也难怪咱们三当家稀罕他,这模样,比咱们三当家还水灵呢!啧啧!”也难怪三当家看不上山寨里的粗老爷们,根本没法比嘛!

    “少说两句吧,今儿是三当家大喜的日子,少说话。”

    “吉时已到,姑爷儿,走吧!”

    大家伙敲锣打鼓的护送着周翼兴,往聚义厅去了。

    聚义厅大堂,早就被装扮一新了。

    厅里点了许多蜡烛,将整个大厅照得特别亮堂。

    铁三爷也换了一身讲究的衣裳,高坐于上位,等着新人向他行大礼。

    铁三爷特别高兴,他比铁燕子年长十几岁,当这个妹妹像闺女似的疼爱。如今妹妹成亲,他少不得有了一种大家长的感觉,心里虽然舍不得,但是一想到妹妹是在家里成亲,自己像是招上门女婿似的,心里那点不痛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等周翼兴到了聚义厅,铁燕子那边也得到消息了,大伙连忙将系了大红花的红绸子塞到她手里,扶着她去了聚义厅。

    等新娘子一出来,厅里的气氛就一下子热烈起来了。

    今儿是个喜庆的日子,不少有身份的都被讲到厅中观礼。

    像二当家吴柯,分寨寨主龙九,姜希,都在。

    厅中不见王誉。

    知情的人,当他是心里不痛快,不乐意来。

    不知情的人,也没有注意到王誉不在的事儿。

    “好好!”铁三爷见了自个妹子,忍不住叫好,虽然看不到妹子的脸,但是那一身红妆,却是十分喜庆。

    厅里的人都跟着叫起好来,有的还吹起了口哨,十分热闹。

    周翼兴这个恨啊!

    心想云霆霄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成亲只是一个幌子吗?

    如今他们都要拜堂了,你还不出现,难不成还真让他娶了一个女土匪不成?

    即便没有婚书,无三书六礼,但是对于周翼兴来说拜堂就是成亲!

    “大当家的,吉时已到了,让他们拜堂吧!”

    铁三爷连忙正襟危坐,冲下面的人压了压手。

    底下就安静下来。

    有人唱道:“吉时到,新人拜堂!”

    有人将铁燕子手里的红绸交到周翼兴手上,两个人各自握着红绸子的一头,站好,准备行礼。

    “一拜天地~”

    一对新人默默转身,冲着山洞外头的光亮行礼。

    周翼兴嘴里发苦,可是又不得不按着流程走。

    “二拜高堂~”

    两个人转身,朝铁三爷行礼。

    “夫妻对拜~”

    两个新人默默的转过身子,相对。

    周翼兴抗拒着,不想行礼!

    礼成,就证明他们是夫妻了!他怎么可能愿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