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饕餮之冒险王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提前晋级

    “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要以为蛋烘糕是一个街头小吃,实际上这道菜在发明之初,就是为了宴席做甜点而准备的。

    其中红糖水是CD甜点小吃中的一个特色,不管是凉糕还是蛋烘糕还是三大炮都要有红糖水。

    只不过国外评委没有尝试过这种类型的甜点,他们能感觉出蛋烘糕里面有一股香甜的气息,和那种酥软爽口的口感配合,但是却感觉不出来那是什么。

    所以他们才真的想尝试第二个。

    方宏已经不太关注蛋烘糕的得分了,因为给卡亚施加足够的压力这个目标已经达成了。

    在出场两场的情况下,方宏已经实际上拿到了提前出线权。

    虽然鲁菜和土耳其都还有机会拿到六分,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拿到那么多小分了,而且就算拿到了那些小分,他们也将会因为直接对阵的劣势让方宏晋级,所以,理论上土耳其和鲁菜都失去了和方宏对抗的机会。

    不过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如果伊朗连续赢下鲁菜和川菜,那方宏就必须要和伊朗比小分了。

    在这种情况下,川菜被直接判定为提前出线,但还有可能会是小组第二出线。

    目前鲁菜和土耳其还有争夺第二的机会,反而是目前一分都没拿到的伊朗还有争夺小组第一的机会。

    比赛结果出来了,蛋烘糕拿到了S评分。

    但很严重的问题是,方宏能拿得出手的甜点都已经拿出来了,接下来的比赛,得要拿出那些刚学会或者新发明的甜点了。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伊朗还有机会威胁我们的小组第一的身份,当然了,我是有必胜把握的,可如果明天鲁菜李大师能赢下土耳其,我就可以换一个比较轻松的菜单,为出线后的八分之一决赛做准备了。

    方宏制定的方针是不断地抢分,争取在最后两轮前拿到最高积分,占据出场优势。

    可是前提是,能进入四强。

    如果一路艰辛无比,到了决赛最后两轮前,就把准备的绝活都曝光了出来,那可就不好玩儿了。

    所以,如果能稳住小组第一出线,那方宏就不介意用四道普通的菜对付一下伊朗。

    第四个比赛日,十二月四日,中华鲁菜代表队VS伊朗代表队,大战一触即发。

    这一场比赛有一个女评委,不过幸好是冬天,穿得厚实,否则伊朗的电视台指不定要手动给她打码一件黑衣服。

    方宏也在观战,不过没有进入场地。

    在小组赛阶段,是没有观众的,到了淘汰赛后,才会有观众。

    而且不是普通的观众,是食客。

    他们不用评分,但是主厨得做出那么多人份的食物。

    现阶段观战,方宏只能站在记者队列里面。

    当然就免不了有人采访。

    不过方宏懒得理他们,但是央视的邀请就没办法避免了。

    “方宏主厨,请问这场比赛你更看好哪一方?”

    “单纯从实力上来说,伊朗代表队也非常强大,不过比起鲁菜代表队那还有非常大的差距,不过我们大家也都知道,鲁菜代表队李铁刚大厨经营的那些材料和调味品出了问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过我相信李铁刚大厨应该能在伊朗队手中抢下三分。”

    “也就是说,方大厨您认为李大厨将会完胜?”

    “完胜不见得,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用两道菜冲击积分,主要做三道菜,然后放弃一道菜,抱住三分。”

    从某种意义上将,一次宴席,必须有头有尾,菜品全齐,不过这是比赛,比赛就有规则,有规则就要适应规则,如果全力准备三道菜能够获取两胜一平,那第四道菜发放弃也没什么,这叫田忌赛马。

    伊朗,或者干脆一点,直接就叫做波斯,这个词汇是伊朗真正的精髓。

    从我国的秦朝开始,波斯这个国家就是世界上两大文明的另一个中心。

    当然了,我们的历史课本讲的更多的是罗马帝国,可说实话,罗马帝国并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称赞的,罗马帝国和阿拉伯世界的几大帝国比起来,不值一提。

    地中海文化中,罗马帝国相比起阿拉伯,也算得上是乏善可陈。

    历史上我们对阿拉伯非常熟悉,双方的文化也在互相交融。

    在我国失传的东西,在中东或者东亚其他几国找到记载或者传承是很正常的事情,现今到了伊朗土耳其一代旅游,看到那些觉得神奇的文化,就有部分是我国古代传过去的。

    同样,伊朗的文化在历史上也做了同样的交互,伊朗的饮食文化影响了很多个国家。

    有些影响你甚至想象不到。

    就好像经常看到美国老片里面,穷人家食用肉汤和豆子,你就想想不到,那就是伊朗的饮食文化传播了出去。

    伊朗的文化很有特色,饮食文化同样有特色。

    除了阿拉伯世界都非常流行的椰枣和烤肉之外,伊朗还有一些东西也是世界流传的,比如说豆子,各种各样的豆子,比如说豆瓣酱用的胡豆,实际上就是波斯传出来的,而我们的饮食文化中吃豆子这方面,也受了他们的一些影响。

    包括烤**化等等也都和波斯有关。

    “doelmeh,传统波斯美食,碎肉碎米碎蔬菜制作的一种食物,在阿拉伯世界广为流传,dolme就是这种美食演化而来的,它们看上去和粽子有点像,当然了我说的是构成,而不是味道。”

    伊朗大厨的每一道菜都非常不错。

    第二道菜是沙拉,水友们都在询问:“那种沙漠地带的厨师,应该不懂沙拉的做法吧,他居然敢做沙拉?”

    方宏额头三条黑线:“看到那种菜没有,菠菜。大力水手看多了你们以为那是美国产的么,被取名为英特兰菠菜的菠菜也和英国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菠菜就是伊朗原产的……或者我说干脆一点,现在在西方世界的沙拉,就是伊朗菜发明的,是伊朗菜的一大特色,每个伊朗大厨都精通各种各样的沙拉……”

    和地貌没关系,伊朗的东部和南部的确是沙漠,但是西部和北部可不是,而且就算是沙漠,也拥有大量绿洲。

    事实上,沙漠中的绿洲生产的农作物,在微量元素和糖分等各项指标上完爆水草丰茂的高降雨区域。

    “我刚刚说伊朗饮食文化影响了很多国家包括西方,你们都装作没听见……”

    由于水的缺失,在长久的文明史里面,他们就不善于煮这种烹饪方式,只有在煮豆子和肉汤的时候才会煮,不过和我们演化出了各种炖汤不同。

    烤肉和沙拉实际上就是相配的一对,在波斯起源,是很正常的。

    而事实上,土耳其再后来完成了对伊朗菜的整合和超越,但不代表伊朗菜本身不好。

    李大厨要拿出全身本身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