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成仙缘

第八十六章 鬼哭岭

    川湖两省是以横断山脉为界,此山脉连绵百里,峰峦叠翠,山林密布,草木繁茂,群山中怪石嶙峋,溪流密度,瀑布繁多,多有奇珍异兽穿梭其间,除了偶现踪迹的采药人,这里人烟绝迹。

    唯一人声鼎沸的时候,还是七八年前修建川湖高速铁路之时,连接川湖两省的铁路贯穿整个山脉,让被大山阻隔的两省间又多了条便捷的通道。

    鬼哭岭正是横断山脉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头之一,也是铁路穿行的地方之一,在这里建有一处隧洞,鬼哭岭因风传常有鬼哭之声而得名,当然,一般人都是对这一说法嗤之以鼻的,更有地理专家指出,其实鬼哭声是山间的阵风,在通过鬼哭岭奇特的地貌时,瞬间加速后产生的呼啸声。

    今日的鬼哭岭非常的奇特,本来阳光普照的下午,突然生起了浓雾,瞬间遮盖了大地,不过这雾生的突然,消散的也快,没多大会,原本浓密的让人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气,就消散一空,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但隧洞中那列静静趴着,毫无声息的子弹头列车,却说明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那么简单。

    洁白的列车,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声响,任何灯光发出,现在若有人进入车厢的话,就能发现,整车的乘客全部都陷入昏睡当中,而列车的所有乘务人员,全部不见踪影,诡异的场景令人毛骨悚然。

    诡异的场景持续,时间流逝,列车上的时针指向了四十二十分,这时一阵马达轰鸣声由远及近,顺着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远方的天空中飞来数个黑点,快速接近这边,却是五架军用直升机。

    直升机来到隧洞上方盘旋,软梯放下,几十名身着迷彩的军人顺梯而下,分成六组,以战术队迅捷冲入隧洞,接近列车后,直接破窗而入。

    “一号,二号车厢,所有人员昏迷,无其他异常!”

    “五号,六号车厢……”

    ……

    “报告指挥中心,D658次动车组已搜寻完毕,旅客全部晕迷,车务组失踪,未发现其他异常,请求下一步指示!”

    川东市紧急反应中心,一名中尉出现在大屏幕上,图像中可以看出他就身处列车之中,身后可以看见满车的旅客全都躺在座椅上,陷入昏睡之中。

    大屏幕前此时围站着两人,其中一名是军人,从肩上的简章看,赫然便是少将军衔,他就是川省军分区司令长官魏勇军,看到现场传来的图像,魏勇军眉头紧皱,按下麦克风,下令道:“原地警戒待命,保护现场,等待特勤局同志到达!”

    “南司长,你们的人什么时候到,这个事情和去年一模一样啊,我们处理不了!”魏勇军下完命令,看向一旁比自己年轻的多的青年,摇头叹气道:“去年的还没什么头绪,现在又发生一起,哎~”

    “赵处长已经带人从蓉城出发了,现在应该就要到了!”

    特勤局西方司司长南海也是眉头紧锁,去年发生的动车事件,他亲自带着川省处置室的特勤人员,呕心沥血的查探到现在,却是依然毫无头绪,总部那边给过来的压力他已经快要顶不住了,这个节骨眼上又发生了同样的诡异事件,他感觉自己的司长估计就要当到头了。

    鬼哭岭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古怪呢,南海不由再次陷入沉思,一年来这个地方被他翻了个底朝天,就差把山给炸掉了,却一无所获,一点线索都没有。

    “司长,现场的情况我看过了,和去年的3.26事件情况一模一样,旅客昏睡,乘务失踪,连出事的列车都还是同一列,太诡异了!”

    屏幕中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南海的沉思,不知何时,特勤局川省处置室处长赵钦已经赶到了现场,一看现场的情形,他就知道,去年的3.26事件再次重现了。

    ……

    微暗的天穹下,一道身影快速的在崇山峻岭间疾行,向着鬼哭岭而来,前一瞬还在这个山头上,下次再闪现就已经来到几山之隔的另一个山头了,来人正是施展遁法全力赶路的青墟。

    距离新闻上说的事发时间,已经过去快四个小时了,青墟现在心急如焚,好在他送给阮玉的玉符一直没有警讯传来,也就是说阮玉现在应该没有遇到生命危险。

    前方就是鬼哭岭了,遥遥看去,隧洞那里已经是灯火通明,数架高功率照明灯,将整个山头照的亮如白昼,大队人马漫山遍野的在搜寻着什么,列车静静地停在那里,从露在隧洞外的车尾上青墟清晰的看见,D658几个字样。

    心中莫名一痛,青墟不假思索的一个闪身,再次出现时,人已经站在了列车边上,抬腿就要往车厢内走去。

    “什么人,不许动,站住,不然开枪了!”青墟的突然出现,将正在巡逻的士兵们吓了一跳,连忙举枪将他包围起来。

    “别开枪!”青墟出现时,赵钦正在不远处,正好目睹了他出现的全过程,连忙赶过来阻止士兵准备开枪的举动:“这位兄弟,你是变异人吗,来这里有何事?”

    任何一名变异人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何况青墟的出现方式很诡异,很像空间异能,这就更加不简单了,这个事件他出现在这里,不用想也是为这次动车事件而来,赵钦觉得还是不乱起冲突为好。

    “不好意思,是我冒然了!”青墟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歉意道:“我叫青墟,特勤局湖省处置室的顾问,这趟列车的列车长是我的朋友,我很担心她的情况!”

    说完,怕他们不信,又将自己的证件拿出来,抛了过去。

    “嗯!你是冷处长的人啊!”结果证件,瞟了一眼,赵钦大为惊讶:“冷处长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高手,你好,我是赵钦,川省处置室处长!”

    赵钦将证件还给青墟,热情的伸出手,和青墟握了握:“都把抢收起来吧,是自己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