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495章 你们不该在这

    两根顶部尖锐的巨大石笋并排着从地下缓缓升起,像是沉在沙海底部的神秘建筑突然重见了天日。石柱将原本游戈在沙面表层的砂鱼龙纷纷抖落,露出如同久经风蚀的沙漠岩柱一样沧桑而嶙峋的侧缘。

    “这是两颗……牙?”小洋使劲眨眨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巨柱露在地面的部分已经超过了十五米,就算升起的位置远在猎人们几十米之外,也到达了少年们必须仰望的高度。

    “就是它了。”封尘喃喃地说。眼前的长牙比洛克拉克湖心的那条石柱更小也更光滑,四周也没有能容飞艇通过的尖锐石刺。即便外观上和洛克拉克的石柱没有一处相似,但从上面传来的,分明是比沙城湖心那颗更加强烈,也更加真实的龙类威压。

    眼看着两颗尖牙还在向上翘着,并没有半分停止抬升的意思,小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尽管对峯山龙的强大已经有了充足的预期,在见到这两颗逆天的獠牙时,少年的心还是不由得漏跳了一拍,“这怪物本体该有多大啊……”

    这个问题转瞬间便有了答案。巨兽粗长的尖牙终于尽数突破了沙层的束缚,一张硕大的嘴巴自尖牙的下端探出来。张开的兽口像在营地中开了个黝黑而深邃的陷阱,废墟、沙子和躲闪不及的砂鱼龙如接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召唤一般,一股脑地坠落进去。

    “咕咚!”陆盈盈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喉咙的响声。

    大半个身子还埋在沙子里,古龙的动作顿了顿,两颗牙齿微微转向小猎团的方向。怪物猛地吸气,牙岩柱直挺挺地朝猎人的面前倒下。

    “小心!”两道狭长的阴影带着呜呜的破风声,朝一星猎人们猛压下来。“嘎啦——嘎啦……”巨兽的长牙碾过营地的建筑,将两排房屋顺次压垮,房屋结构在远远超过设计能力的重压下轰然爆碎。无论是沙屋还是钢铁制成的临时板房,在沉重的獠牙面前都像玩具一样脆弱不堪。熊不二冷喝一声,横盾抢先站到同伴们面前,握盾的手却不自觉地有些颤抖。

    “呼噜噜……”随着两条牙齿的压倒,怪物的背部从沙面下抬了起来。板状的背鳍泛着比牙齿更晦暗的青灰色,背鳍下的宽厚背脊广如岛岳,随着身体的一点点抬升,整片的沙地也被缓缓托起。

    “咚!”怪物将一只前爪从沙面下伸出,按在地上,松软的沙地登时深深地陷下去。它再抬起一只爪来,终于将身体堪堪稳住。

    “轰!”巨兽的獠牙这才彻底砸落地面,牙柱尖端在距离少年们不足十米的地方停住。以牙齿和双爪为支点,笨重的怪物终于将大半个身体拉了上来。

    那是何等伟岸的一座身躯!整个兽躯在猎人面前显露的瞬间,小猎团的成员就齐齐地吸了一口凉气。沙漠巨鲸的脊背绵延如城池,即使不算长得夸张的獠牙,仅怪物的身体就超过了百米长,高度也足有三四十米。就算看着怪物一起一伏的灰白色腹部,比起一只活生生的怪物来,任何猎人都会宁愿相信,矗立在眼前的更该是一座沙中浮岛,或干脆是一座山峰了。巨兽的后爪退化成了辅鳍,两只前爪却异常强壮,有如两道坚实的桥墩,搭在地上的两颗牙柱恰似沙船舰首的龙击枪一般——击龙船的船身长度还不及眼前庞然大物的三分之一,这样的比喻未免太小家气了些,但眼下的猎人们已然找不出比那更合适的联想了。

    古龙没有在意一星猎人们的目光,它的背臀一挺,仅剩的小半个身体一寸寸从地下拔离。扁平的尾巴挣脱了束缚,朝着空中高高扬起,在半空中左右横甩了几下。

    在巨龙的动作下,一股肉眼可见的昏黄旋风骤然在尾尖生成。怪物背上和身周的黄沙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一般,无端地飞扬而起,扬至百余米的高空,席卷着投身为旋风的一部分。

    “呼呼——”沙暴在眼前形成,猎人们赶忙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纷纷举盾抵挡,一个个抓住身边的同伴苦苦支撑着。小洋将盾牌铁链甩出去,卡在房檐的缺口上,好悬没有在劲风之下倒飞出去。

    旋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几秒钟后,当少年们再睁眼时,峯山龙背上的积沙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覆盖全身的暗青色鳞甲。巨兽将尾巴盘卷在体侧,这个动作又将满地的沙灰和废墟碎片扑打起来。它微微一缩脖子,嘴巴张开,空气涡流宛如实质般,带着卷起的木屑和沙子囫囵地地吸入口中。

    “呜——!”一声低沉到近乎难以听见的吼声携裹着木屑和不慎掉进去的砂鱼龙,从怪物黑洞洞的口中喷涌出来。呜鸣声让少年们有如中了一记特效音爆弹,一个个脸色憋红、心脏骤跳,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要脱体而出。

    “咳咳……”陆盈盈胸气郁结,眼前金星闪过,脱了力软倒下去,被卢修一把扶住,“你怎么样?”

    “我猜对了……”女书士给了龙人一个勉强的微笑,“砂鱼龙群……停下来了。”

    “瞧砂鱼龙!”吼叫声方停,猫猫就后知后觉地喜道。以峯山龙的位置为圆心,小怪物们不知何时已经远远地退出了上百米去。怪鱼一个个将头部朝着古龙,恨不得将脑袋低到沙面以下。地面上只留下了一片片整齐的蓝绿色背鳍,背鳍微微摇晃着,不知是在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君王的臣服,还是单纯地为古龙种的威压所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所致。

    “他们不动了!”封漫云用脚尖戳了戳还停在屋檐上的小怪鱼。彼时张牙舞爪的怪物在峯山龙的注视下,硬是将身体缩成一团,任由猎人如何戳弄也不敢吭气。

    “快撤!”秦团长当机立断。古龙种的龙威能维持多久还几未可知,现在正是猎人们突围的时候。

    “封尘!别傻站着了!”贾晓一把拉过同伴的胳膊,“快下去!”少年抬脚就欲跳下容身的屋顶,但刚刚迈出一步,他就感觉到了身后小猎户的拉力。封尘的双脚把在原地,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山岳似的峯山龙,竟然一步也不愿挪动。

    “人类,”古龙种的声音一如他记忆中的一样,冰冷、干涩而沉重。巨兽所操的不是低阶的怪物思维,也不是人类的思绪,而是封尘久违的,美妙而玄奥的纯正龙腔。

    相隔了近月,终于又聆听到了这样熟悉的声音,少年兴奋得浑身的毛孔齐齐张开,甚至想要在这危机四伏的猎场上啸叫出来。他的脸上洋溢着轻松的笑容,龙腔急不可耐地发动起来:“我是——”

    “你们不该在这里。”下一刻,如坠冰窟的感觉蔓延到了小猎团所有成员的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