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第医夫人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八章,不会用强

    陪着妻子用过晚膳,穆玄阳连吃了几杯茶,仍无意离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赶了这些日子的路,一回京就进宫缴旨。这会儿用了膳,陆如雪早已困得有些睁不开眼。

    可穆玄阳不走,她也不敢睡,强打起精神应付。

    “来人准备热水,本王要沐浴。”一听穆玄阳吩咐着要沐浴,刚还困得直点头的陆如雪,吓得一下子瞪直了双眼。

    “他不会对自己用强吧?”心里不停的问着,紧张的整个人都有些僵直,眼神飘忽,不敢与穆玄阳对视。

    “如雪,别怕,就算你永远都好不了,也没关系。我会再让你爱上我的。在那之前,我不会逼迫你,更不会对你用强。”

    “真的?”陆如雪吓得有些心神不宁,下意识的反问道。等问出了口,才觉得不妥。

    这不等于告诉穆玄阳,她在怕与他行房。脸上一红,便有些坐不住了。

    穆玄阳好久没看过妻子这样的表情了,难免有些情动。一拉一带便将妻子揽入怀中。

    “为夫答应你的,便会尽全力去做。不过有些事,我也是身不由己。郁侧妃是父皇赐的,她出身户部尚书府,为夫不能抗旨。”

    “但她进门那日,为夫已答应过夫人,绝不进她的院子。就算以后为夫被封为太子,或是登基称帝,除了你六宫都只是个摆设。”

    穆玄阳以前有没有说过这些话,陆如雪不记得了。可她却看的出,他是认真的。

    即便她只是个替身,却仍为了这些话而感动。甚至自己努力筑起的心防,在这一刻也出现了裂痕。

    她知道,这个男人说到便会做到,也许有一天,她真的会爱上他。

    可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万一正主回来了,她这个冒牌又该何去何从。陆如雪怕了,怕得不敢去面对自己真实的感情,只一心想要逃避。

    猛的从穆玄阳的怀中挣脱,“那个,那个我困了,晚安。”

    语无论次的道了声晚安,便破不及待的爬上床,搂着儿子闭上了双眼。

    穆玄阳无奈的露出一丝笑意,他能感觉得出,妻子的心里,明明是喜欢自己的,可却不知为什么,偏不肯接受他。

    等他从净房出来,见妻子已经然熟睡。他可不会傻到有美人在怀,还要去外院,对着清风明月,孤枕难眠。

    悄悄的爬上床,将儿子朝床里挪了挪,这才搂着妻子进入了梦乡。

    陆如雪一开始睡的并不安稳,过往种种变成了一段段梦境,她深陷其中浮浮沉沉的拼命挣扎纠缠。

    直到穆玄阳上床抱着她,梦中的一切渐渐消散,人也放松了下来,在那个温暖的怀抱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一觉直睡到天明时分。

    起身后,发觉儿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爬到了床脚去了。将儿子抱到怀中,亲了亲睡得粉红的小脸,这才叫人进来伺候。

    “王爷可是从外院,直接去上早朝了?”

    “回王妃,王爷昨儿歇在了您这儿。今儿一早,天没亮就起了,用了些早膳,叮嘱奴才们好生伺候着王妃。”采莲一脸笑意的,边给王妃更衣,边回话。

    王妃自得了离魂症,便不喜王爷近身。这些贴身伺候的奴才,都在替王妃担心,怕王爷恼了王妃,与王妃的情份淡了。

    特别是回了王府,这府里还有个一直不肯安份的侧妃在。

    不过看王爷昨儿不但歇在了王妃这里,甚至一早走时,还一脸的餍足,自然也替主子开心。

    “什么?”陆如雪记得穆玄阳说过,会歇在外院书房的,怎会歇在了她这里?

    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身上看了一眼,感觉了一下身下私密处,好像没感觉到被侵犯后的不适,这种事也不是无迹可寻,想想这才安心。

    采莲哪里明白王妃的这些心思,只要王爷能留在上院,便是看中王妃。她们这些做奴才的,也不用替主子担心了。

    刚换好衣服净了手脸,便见采芙来报,说采月求见。

    这一路陆如雪没少听采莲几个提起这个采月,她记得这采月是陆峰的妻子,是原主身边最为得力的奴才。可也是陆如雪最怕见的人,就怕这采月太了解原主,看出什么破绽来。

    可人都已经来了,又不能不见。听说这采月,可还挺着个大肚子,应该是快要生了。

    采月进门后,坚持给陆如雪服了个大礼这才肯起身。

    “你怀着身子,那些虚礼能免就免吧。这一趟出远门,可是让你跟着受惊了。”命人端了个椅子给采月,让她坐着说话。

    “王妃快别说这些个,陆峰和奴婢能得主子重用,便是奴才们最大的福气。这次是陆峰没能护好王妃,还请王妃责罚。”

    采月谢了座,可却不肯起身。她此来一是想替陆峰,向王妃求个恩典,就算王妃化险为夷,没有性命之忧。可陆峰护主不力,仍要领罚。

    二是她手里还有王妃走前交托的重要之物,她要亲手交还给王妃,也算是卸了肩头的重担。

    “有心算无心,本就不是陆峰的错。且若是没有她,只怕你家主子就要被人斩杀在那法场之上了。你先起来,我不会责罚陆峰的。”命人扶了采月起身,这才问了起来。

    “他身上的伤可都好了?”回京后,陆如雪便放了陆峰的假,要他回去安心养伤。所以已经两日不曾见到人了。

    “谢王妃不罚!”

    “亏得王妃还惦记呢,他那伤早就好了。今儿一早还催着奴婢来向王妃求个恩典,想尽快回去做事。”

    “不行,你这快生了,让他安心留在家里陪你。等你出月后,再让他回去做事。”

    为了寻找他,陆峰带伤四处奔波,就是铁打的,也必落下隐疾。陆如雪背着穆玄阳给陆峰把过脉,所以回京后,才放了他的假,又拟了方子,让他回去好生调养身子。

    “奴婢谢主子恩典。”采月当然高兴了,女人生产便是在鬼门关走上一遭,没有哪个女人,愿意独自面对这一刻。主子虽不记得以前的事,可仍善待他们这些下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