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乱世江湖行

第九章 渡口风波(十八)

    那青衣汉子忽地“咦”的一声,又是飘身退开数步,盯着丰子都手中急砍疾劈的短刀,颇为感到诧异,喝道:“这可不是峨嵋派的‘清风明月刀’,全然没有朗朗飘逸的潇洒,只懂得蛮缠野打,不成章法。却是什么古怪刀法?”

    丰子都哈哈一笑,也是惊异,这人果然厉害,竟能凭此认出自己这套“冷月刀法”的渊源,由此却知道自己所学芜杂,在行家眼里根本就是乱章变理,不成刀法。微感羞赧,叫道:“这是老子自创专门用来杀猪劏狗的刀法,已经刀下宰杀了不少猪狗不如的畜生。你可曾有见过么?”然而方自急舞短刀间,忽觉肋下万针攒刺般剧痛,一口气突然堵住在胸口,上不来又下不去,禁不住猛地就是一阵剧烈咳嗽,汹涌澎湃的刀势顿即缓得一缓,身前门户洞开。

    那青衣汉子哼的一下,暗道:“这小子狡诈得很,不知后面可还有什么离奇古怪的招数使将出来?”既怕他真的就是那个人人欲得而唯一知道前朝宝藏下落的丰子都,倒不敢贸然便递剑上前击杀,喝道:“好,我当要来瞧瞧,到底是你的刀猛,还是我的剑快?”长剑斜摆,剑上光芒骤然暴盛,嗤嗤声直响。

    丰子都稍待咳嗽罢,但见到肋下衣衫已经殷红一片,而那伤口处兀自血水汩汩流出,半身渐来渐是麻痹,益加慌急,心知眼前若不能击退这青衣人,自己和程姑娘都得命丧于他的剑下,哪敢怠慢?咬紧牙关,举刀呼的就是一刀劈出。程谷瑶旁边瞧着,大为焦虑慌措,咽声急叫道:“大哥,快逃啊!你经已受伤,可不是他的对手。”丰子都摇头道:“我不走,我怎能撇下你不理?”一刀将毕,又是两刀疾砍。

    那青衣汉子冷笑道:“瞧不出你倒是一个情种,宁肯把命赔在这里,也不愿苟且偷生。”迎刀挥剑,化作幻幻寒芒,只在丰子都身周飘忽散荡,一面仔细去看他使刀的招式。忖道:“听江湖上所言,那丰子都仅得殷在野内力所传,其他武功一概不会。眼前这小子的刀法乱七八糟,不循刀理,偏生为内力浑厚无比,甚有殷在野的遗风,难道真的就是他?”转念又想道:“是了,丰子都自从百草门逃脱后,便一直销声匿迹杳无音讯,自该是他偷偷遁进了雄威镖局里,作个帮杂下手来掩饰身份,所以至今无人能发觉。”

    念及此,那青衣汉子暗暗打定主意,目前暂且不必去理会这小子到底是谁,为防微杜渐,消息泄露,只待了帐那少女以及相关饭馆里那个苍发老人等人的性命,再把他带回去慢慢查明便可,不过带走之前却是须得先要废黜其武功,断其经脉。主意既定,青衣汉子当即长剑一指,剑芒疾吐,电光石火间,招招都为进逼路数。

    饭馆里于是一时刀剑并举,劲气纵横四溢。墙壁处那昏黄的灯火随风摇曳无定,桌倒凳歪之际,但听乒哩乓啷打碎碗碟的声音不绝于耳,堂上瞬间狼藉一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