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逆之杀戮归来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拜师

    看着天剑子毫不犹豫发出的血誓,生怕晚一步自己就会反悔似的,让戮墨平静的心中荡起涟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自己不想修仙,不想拜师,只想找到那个深刻在心中的女子,可是天剑子的所作所为让他感受到一股温暖,一种只有从父亲身上才感受到的温暖,虽然戮默明白,天剑子看重的还是自己的五灵根,但待自己的心却是真实的。

    “只要你成为我的弟子,你就是我巨剑门内的长老,和这些人平起平坐,平辈论交,而我,则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十年内让你成为元婴期!”天剑子这种元婴老怪何等眼尖,见到戮墨眼神中出现了迟疑,毫不迟疑,更加以利诱惑。

    当天剑子说出让戮墨成为长老时,大殿之上的结丹长老们一阵骚动,一个还未入门的小子,马上就要成为长老,和自己平起平坐,不,是比自己还要高一头,他还有个元婴老祖撑腰。想想自己苦修了这么多年,历经多少磨难,闯过多少生死,才修到结丹期,成为门派长老,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好,我答应你,拜你为师!”望着天剑子诚恳无比的眼神,戮墨终于做出决定,跪在地上,对着天剑子深深一拜。

    “好,好,好!今天是我巨剑门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日子!”天剑子狂笑不已,一股元婴的气势散发而出,除了戮默和四个结丹后期以外,其他长老都有些站立不稳。

    天剑子冷眼扫视着下面这些长老,如刀锋一般略过他们的身上,而众长老也知道接下来老祖要做什么事之后,轻叹一声。

    “恭贺老祖收的如此天赋弟子,为保护戮长老的消息不被走漏,我恳请老祖将我的这部分记忆化去!”那个结丹期大圆满的白发老人第一个站了出来,高昂的说道。

    “唉,童兄,你我一起出生入死,历尽千难万险,我信不过谁也不会信不过你,你还是请起吧!”天剑子眉头微皱,面露为难之色,一副十分不愿意的样子。

    “家有家法,门有门规,此事关系甚大,不容有失,还请老祖出手!”结丹大圆满的童虎依然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好,既然童兄执意如此,那我就帮你一次!”仿佛经历了痛苦的挣扎才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天剑子站起身,走到童长老的身前,手掌放在他的头上,一股乳白色的光晕散出,笼罩着他的额头,只见童长老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关于戮墨的这部分记忆就被化去。

    “还请老祖为我化去这部分记忆!”见到童长老都被化去了记忆,其他心存侥幸的长老也横下心来,主动让天剑子封存记忆。

    “很好!”见到这些长老主动要求,天剑子非常高兴,一个与天剑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人出现在他的头顶,正是天剑子的元婴,微口轻吐,一片白色雾气就笼罩了众人,只是片刻,就将所有长老的记忆化去。

    然后,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元婴一个闪烁,就来到广场之上,将所有人的关于戮墨五灵根的记忆全部化去。

    见到天剑子所做的一切,戮默依然平静,仿佛被就该如此一般,修仙修仙,修没了人性,修成了仙。

    “徒儿,这是避天甲,是为师当年在域外战场上无意中捡到的,穿上之后,化神之下,没有人能够看出你身具五灵根,算是为师送你的第一个见面礼吧!”天剑子来到戮墨身边,手中出现一件黑色的内甲,上面符文流转,一看便知不是凡物,手掌一挥,避天衣就出现了了戮墨身上。

    一股清凉之意从避天甲上传来,让戮墨脑中一片清明,而且在自己身上形成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一切神识的查探。

    “这位少年是?”所有的长老都从被化去部分记忆中清醒过来,见到大殿之上居然有一个少年,神色淡漠,无比平静,没有丝毫紧张之意,让人赞叹,但是神识查探之下,只见一股迷雾笼罩在少年身上,神识根本无法靠近。

    “他就是我的关门弟子,戮墨,从今以后,戮墨就是我巨剑门的第十九位长老!”天剑子威严的声音传出,让所有长老心中一凛。

    “好了,你们都散去吧!”天剑子挥了挥手,示意众人离去。

    “徒儿,别的不敢说,修炼资源我巨剑门应有尽有,这是一万块下品灵石,一千枚聚灵丹,还有练气期一到十层的功法,书里面还有我的一些注解!”待所有人离开,天剑子来到戮墨身边,将一个乾坤袋递给戮墨。

    戮墨接过乾坤袋,冥冥中与天剑子产生了一丝联系,天剑子无法感受到,但是戮墨却清晰的感知到,一根无形的线,将他们连在了一起。

    “还有,这是长老令牌,你先收下,巨剑门内的所有居住之所你皆可随意挑选!为师还有要事,剩下的事情就有人会为你安排吧!”天剑子说着说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师尊,你怎么了?”戮墨不是无情之人,之前的沉默只是代表着不愿有所羁绊,但是既然认了师尊,那他就是自己的亲人。

    “没事,刚才练功有点走火,体内存在反噬之力,又强行动用元婴之力,伤势有所扩大!”天剑子简单说了一下,身影就消失在大殿之上。

    所有人都走之后,大殿之上只剩下了戮默,本来就很昏暗的大殿显得有点阴森,但是在戮默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紧张之色,反而有点享受之意,镇静的完全不像一个八岁的少年。

    “少爷,请跟我来!”就在戮默出神之时,大殿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穿紫衣的十一二岁的少女,螓首蛾眉、明眸皓齿,正微笑的端详着戮默。

    “你是?”戮默看着眼前的少女,无论是她的眼神还是微笑,一颦一动都像极了木雕上的女子,但戮默知道这个少女不是自己灵魂深处的女子,却仍忍不住的走了过去,仔细端详少女,让她的脸上泛起红晕。

    “回禀公子,婢女是老祖安排给公子作丫鬟的,服侍公子的一切,如果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奴婢讲!”少女有点紧张的说道,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如果这少年要让她侍寝,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本是巨剑门的一个外门弟子,资质平凡,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修仙。

    但是,就在刚才,巨剑门唯一的元婴祖师居然传音给自己,让她来侍奉一位长老,本想是一个老头,却不想是一个少年,同时内心更加震动,一个七八岁的少年就可以成为长老,这个少年一定很有家族背景,自己一定要小心侍奉,并且她知道这些仙人们有一种采阴补阳修仙之法,心中暗暗祈祷这个少年不是那种修仙之人。

    “你叫什么名字?”戮墨连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已经打破了原有的平静,竟带着一丝紧张之意。

    “奴婢李秋儿,是巨剑门的外门弟子,负责门派的一些杂事!”李秋儿此刻极为紧张,眼前这个少年目光深邃,一脸平静,完全不像一个七八岁的少年,让人无法看透,如果这个少年好色,自己的清白之身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被破。

    “以后你就跟在我的身边吧!”戮默沉默了许久,仿佛终于下定决心之后,向大殿外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