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是大英雄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逗小孩也是个工作

    求收藏,推荐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

    刘医生:“你先看着,今天上午是我在打,下午的时候会是护士来,互相配合一下,重点就在于配合。”

    当义工,也不是说做了就行,做了没达到效果,那不是瞎添乱么。

    “对啊,打针应该是护士来,为什么刘医生你来啊。”

    “医院嘛,科室里护士永远都不够用,今天上午一个护士请假,留下的是一个新人,新人我不敢让她给小孩打针。”

    给小孩的手臂打疫苗,和给成年人扎针扎血管扎屁G是两回事。

    一般来说,护士的工作主要两大块,一块属于住院区护理,一块属于科室助理,科室这一块的和护理那一块的都要会打针,抽血等,但是标准不太一样。

    或许很多护士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护士长心里有杆秤,如果你是个粗心大意的人,护士长怎么敢把你往重要科室放,会出人命的。

    “现在的年轻人敢到医院做义工的不多了,来了,这一个你试试手,我看看。”

    就在做办公室,李梅就给王罗说了很多,主要是问了一些疫苗注射的情况,还有讲解了注意事项。

    现在的世道是,每一列满座普通列车的人口中,就有三个艾滋病人,七个艾滋病毒携带者,一百个乙肝病毒携带者或康复者。

    再说的直观一点,一个学生数量超过万为基数的普通高校,就能凑出一个五十人的艾滋病毒携带者班级。

    在医院,就不是这个数字了。

    平均每五个人中,有两个是普通人,有一个是外伤患者,一个半传染病携带者,半个其他病症病人。

    做医生的朋友会告诉你,你平常经常去的医院,随便一个从你面前走过的人,都可能是艾滋病毒携带者。

    一般做义工的人都会选择去孤儿院,养老院。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从12年后,各地都在组建医院义工队伍,其中妇幼保健院是比较好一点的容易让人接受的一个选择。

    其实说是妇幼保健院,但是里面的婴儿和小孩数量并不是那么多,到不用担心随时听到大哭。

    但是在疫苗注射室就不同了。

    王罗自信满满,也逗笑了面前的婴儿,只可惜,当刘医生推针后,婴儿迅速的反应了过来,一脸懵逼之后,仰头哇哇大哭。

    “这……”

    这里的确能找到很多一岁以下的婴儿,但是完成任务太艰难了,难度比在马路上逗笑一个婴儿大得多。

    刘医生又停下来讲:“一般婴儿注意力有限,大脑的运转也没有成年人那么快。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婴儿不能同时关注三件事情。”

    如果说一个两岁以下的宝宝同时在看电视,大人又在旁边聊天,而他自己又在玩儿玩具,那么有很大的概率他会睡着。

    原因是,大脑转不过来,等于宕机了,人体会自动启动保护机制,让大脑休息,让婴儿进入睡眠状态。

    “那,怎么做?”

    刘医生:“你这一招双手遮挡做鬼脸,的确是可以,很能吸引小孩的注意力,但是你还得做点辅助工作,比如你在第一次鬼脸之后,让小孩注意到了你,然后你可以鼓一下掌,但是声音不要太大,太突然的刺激会让婴儿直接哭起来。”

    其实很简单,婴儿在看一个人逗他笑的时候,实际上大脑在处理这一部分信息,随后你再鼓掌,大脑就要处理声音信息,等于同时在接受两个感官的信息,在注意两件事情。

    这个时候,医生推针,有关触觉的信息反馈,婴儿就不会觉得那么强烈了,就不一定会哭。

    “这个鼓掌的声音你自己掌握。”

    又来一个,刘医生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王罗尝试着躲猫猫做鬼脸,然后鼓了一下掌,但是刘医生推针后婴儿还是哭了出来。

    “声音小了一点,被大脑当做周围嘈杂声音,一起屏蔽掉了。”

    “哦。”

    第三个,王罗终于成功了!

    逐渐的,王罗掌握了其中的方法,一逗一个准。

    打完针的小孩乐呵呵的,被妈妈抱走的时候,还笑着回头继续看王罗。

    这一忙起来,王罗那儿还来得及顾及计数,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进入状态的王罗都没有注意到后面排队的队伍在变短。

    终于,最后一个打完了。

    那妈妈还笑着感谢:“第一次宝宝打完针还乐呵呵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王罗随口应了一句之后,才反应过来:“队伍排完了?”

    刘医生笑了:“小伙子继续努力,有半个小时时间吃饭,还有下半场。”

    此时的王罗,虽然待在空调环境下,但依旧已经汗水透湿了背心后背,整个人坐在凳子上,觉得面部肌肉巨酸。

    王罗揉搓着脸:“啊,好酸。”

    刘医生:“你还得赶紧去吃饭,还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下午是赵护士过来,你还得早点过来跟她熟悉一下。”

    “那我出去吃饭了。”

    刘医生噗嗤笑了:“别拿义工不当工作,虽然你们李姨没有接受医院食堂的供餐,不过平时都是她们负责伙食的,你去办公室吃饭去吧。”

    王罗这才知道,感情不用自己出饭钱。

    王罗回到办公室,李姨正在给其他几个人分饭,看到王罗进来:“小王,今天工作的咋样了啊。”

    工作?对,的确是个工作,别拿逗小孩不当工作,王罗揉搓脸颊:“就感觉,酸,脸酸。”

    旁边一个中年义工大哥:“哈哈,你是我们妇幼保健院义工团队第一个靠脸吃饭的义工了。”

    “厉害厉害,我以为长得好看的,都去孤儿院那边做义工了呢。”

    王罗兴奋了:“你说我长得好看啊!”

    “心灵美,心灵美。”那个不知道应该叫大姐还是叫阿姨的女性义工偷笑。

    “哈哈哈。”工作之余,吃饭之间,大家也互相开玩笑,算是减压了。

    “现在的城市啊,一般大医院都爆满,护士忙不过来,有钱的人请了护工,没钱的人就靠我们了,大家上午辛苦了,下午继续!”

    “李姐,我们这算什么辛苦,我也没掏腰包啊。”

    大部分时候,长期义工都是有经济来源又比较空闲的人,不过真的有那个心,临时做义工也是一件好事。

    下午的时候,王罗轻车熟路,套路越来越多,唱歌跳舞,做鬼脸,躲猫猫,无所不用其极,好歹得让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休息一下。

    这一天下来,虽然没数,但任务应该是完成了。

    出门打开了还没锁贵的自行车,和李梅等人告别,王罗汇入了下班高峰期的人流。

    后方,那中年大叔:“这小年青还不错。”

    “是吧,把你女儿介绍给他?”

    中年大叔呵呵一笑:“我女儿,那就不出来祸害人了。”

    “我看你女儿不挺和善的嘛。”

    “那是在你面前呗。”

    骑着车,渐渐的进入了车辆不那么多的出城路段,王罗单手扶着把手,用手揉搓面颊。

    感觉这一辈子能做的表情,都用在今天了。

    揉着揉着,王罗感觉不太对劲,拿开右手,看了看手掌心,然后急停在了路边。

    手掌心,有一颗一厘米见方的肉色五角星。

    奖励突兀的就发放了。

    王罗看着那和手掌融入到一起的肉星,不由疑惑,难道这东西长在身上了。

    用左手食指和大拇指去拈,才发现能取下来,不过如果直接甩手的话,却贴的非常牢固,和长在肉上面没区别。

    这,应该是个好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