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荣耀称号

第七十九章 蒂法的回忆

    艾菲尔在说完这些话后已经累的气喘咳嗽,但是她毫不在意。

    “为,为什么我要受这样的罪,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好疼,蒂法,我好疼,呜呜呜。”两行泪水参杂着血水从空洞的双眸中流下,艾菲尔紧紧的抓着蒂法的衣服,埋在她的怀里,口中喃喃自语,最后一直哭泣着重复“好疼”两字,与之前的形象完全不同,宛如一个无助的女孩。

    最后就在这充满无助的气氛中她死了,身体如同沙漠的黄沙,一点一点从蒂法的怀中、指间流失在了地上,化成了一个人形模样画沙,依稀可以看出这个画沙画的人就是她,艾菲尔。

    蒂法没有说话,两行泪水已经浸湿了整个脸孔,她跪在地上,双手紧握着。

    安德烈沉默着看着这一切,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这,这是!安德烈忽然惊讶的发现,蒂法那双漂亮而又异色的双眸竟在刚刚一瞬间好像变成了纯黑色,那不是单纯的黑色,仿佛来自地狱般的漆黑,充满了冰冷以及怨恨。

    “蒂,蒂法?你要振作起来!”安德烈轻声说道,他怕对方黑化了,从此走向了另一个充满仇恨的世界。

    在听到一旁安德烈的喊叫后,蒂法漆黑的双眸就像是过眼烟云,重新变回了原本美丽的异瞳。

    她低着头,轻轻的收集着地上残留的艾菲尔所化的细沙,一边像是自言自语,像是倾述般说道:“我的父亲是个人类游侠,我的母亲是个异瞳金睛族人,他们在一次偶然的意外相遇并因为相爱而生了我。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我的父亲在一次任务中死了,最后按照冒险者工会的仪式下了葬礼,而我的母亲就带着我回到了异瞳金睛族里生活。

    但是因为父亲的离世,她变得沉默寡言,最后在我四岁的时候也跟着去世了。

    因为我不是个纯种族人,所以我的相貌跟他们有些不一样,就因为这个所有的族人都不喜欢我,他们排挤我,欺负我。如果不是我有跟他们一样的眼睛,也许他们会赶我离开部落吧。”

    安德烈知道,在南灵大陆,最忌讳的就是异族通婚,这种杂交出来的后代几乎会受到所有人的唾弃,因为他们认为杂种后代是对自己血统的玷污,更是对神的亵渎。

    就在安德烈想着的时候,蒂法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了起来,她说道:“就在这样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艾菲尔出现了,她就像是我的姐姐,对我很照顾,一直,一直快乐的一起生活了18年。

    有一天,我按照每年惯例去人类的世界祭拜我的父亲,等到我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原本安详的村庄被大火烧毁,变成了一堆废墟。

    我找了好久艾菲尔的踪迹,但是除了烧毁的残渣以及满地的血迹,根本连个人影也没有。

    失魂落魄的我回到了落日镇,一边做着临时工赚钱过日子,一边找寻着族人的下落。

    一直到有一天晚上,镇长府中忽然散发出七彩斑斓的光芒,照耀了整个小镇,我感觉到了族人的气息,我知道族人们就在镇长府内的某处,于是我处心积虑的想要进去一看究竟。

    但是镇长府自从那次七彩光事件后变得非常严密,我根本就进不去,就在我以为再也没办法的时候,我在街上看到了一个胖女人手中拿着一张镇长府宴会的请帖在炫耀。

    于是我就去把她的手提包抢了,因为这是进入镇长府的好机会。”

    安德烈知道,这说的就是白天的事情了,看来自己也是误会别人了,她根本就算不上小偷把,嗯,最多是强盗。

    蒂法此时已经收好了地上的细沙,小心翼翼的将包好细沙的布袋放入怀中,随后她站了起来,看着安德烈,眼泪不住的下来流着说道:

    “当时我觉得你很好笑,明明不是自己的事情却在那里道歉,还被那个胖女人数落。于是我就躲在人群中打开了手提包,想要拿走请帖后把包还给她,希望她能不用纠缠着你,但是手提包里没有那张请帖,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

    两个女孩子出现了,她们看起来是贵族,而且跟你这种傻瓜还认识,居然还给了你一张我想要的请帖。

    于是我选择了跟踪你,因为你看起来是个好人,只是可气的是,你这人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要报酬,更是在最后居然跑掉了。”

    安德烈有些害羞的搔了搔脸颊,虽然她说的跟自己想的不一样,但是过程确实是这样。

    蒂法接着说道:“看不到希望的我只好独自一人准备乘着宴会,镇长府宴会守卫忙着招待客人的时候偷偷溜进来,没想到还是被抓了个正着,还好我看到了,急忙跑了过来,也算没看错你确实是个好人,帮助我解围,让我成功进了镇长府。”

    蒂法说着这里的时候,忽然满脸变得怨恨了起来,仿佛要索命的厉鬼,安德烈看的心惊胆寒了起来。

    她说道:“我后来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你,偷偷潜入了镇长的屋中,异瞳金睛族的眼睛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功能,我的左眼是宝石蓝,能够短暂让一个人陷入幻觉中,但是时间很短。

    一个推着装着大量食物的大桶的仆人让我感到蹊跷,所以我催眠了他,并且向他询问,没想到他居然是个给镇长地下囚牢送食物的仆人。

    我敲晕了他,假扮成他的模样,虽然不太像,但是今天的镇长府戒备真的不严,我成功进入了镇长的地下室,那里像是个炼金室,里面有三四个炼金师在认真的做着实验,这些炼金师看到我来了,催促着我赶快给囚犯为食。

    当我看到地下室那一个接着一个的牢房室,我震惊了,每个牢房中关押着各种不同的魂兽,还有其他异族。

    我在给他们倒食物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族人,他们,他们都死了,就像是蝼蚁一样被人践踏而死。

    唯一活着的就是刚刚被挖了眼珠子的艾菲尔,她呆呆的坐在那里,当时我差点哭了,但是为了救她出去,我忍住了。

    我的右眼是火焰红,能够释放可以燃烧万物的火焰,我烧掉了锁链,将艾菲尔放了出来,并且将打晕装进了原本装食物的大桶里,救了出来。

    之后的事你应该知道了。”

    安德烈知道她说的很简单,但是艾菲尔的经历可以看出,地下室的实验应该不想她说的那么简单。

    安德烈忽然忍不住走向前弯下腰抱住了她,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安慰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