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间当铺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猫咪的鄙视

    “喵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什么,你鄙视我?我走错了吗?”

    陈道八停止脚步,怒视猫咪。

    猫咪扭头顺理毛发,嚣张的态度,看待陈道八,仿佛在看一只老鼠一样,随手就能杀死。

    态度决定一切!

    “你再看我,信不信我弄死你,死猫。”

    “喵喵。”猫咪炸毛了,这个可恶的人类,竟然想要弄死本猫咪,是不是异想天开了。

    “哎呦,懂一点就开始装逼是吧,你能找到他吗?要是可以,我叫你爸爸。”道爷把话撩在这里,你可以吗?

    不行不要在道爷面前比比,烦人。

    猫可杀不可忍,可恶你个人类板板的,是不是看不起我们猫咪,虽然我们没有狗的鼻子,可我们是很记仇的。

    你给我等着,最好不要让我找到那个可恶的人类,我要听到你叫本猫咪爸爸,妈妈也可以。

    “喵喵。”你给我等着。

    说着,猫咪从陈道八肩膀上下来,小步往前走,走几步,停一下,鼻子低头呼吸,并没有呼吸到有用的气味。

    它只是在装逼,装给陈道八看,让这个人类紧张起来。

    显然,它的行为,让陈道八十分鄙视:“你是狗吗?呼吸,你还真以为自己可以吗?”

    嘲讽的声音,让猫咪回头狠狠瞪着陈道八,你行你上,不行别比比。

    行,我闭嘴,你继续。

    猫咪开始往前走,步伐优美,有时候陈道八都怀疑这只猫咪是不是一直母的,不然,为何脾气如此暴躁,还经常和我作对。

    说实话,陈道八还想过暴力一点,直接查看它的性别,可每一次,猫咪似乎感应到了他的邪恶用心,提前一步离开,不给他任何机会。

    猫咪是公是母,一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至今没有人可以解开。

    “我说,你行不行的啊,不行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可是分分钟上百万收入。”

    你以为是精子啊,随便几亿出来。

    猫咪不搭理陈道八,继续向前走,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一处地方,它停下来,仔细在空气嗅着味道,疑惑的小眼神出现了。

    愣了片刻,猫咪迟疑走动,转了一圈,又停留在那个地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这个地方,似乎……。

    陈道八发现不对劲了,看看周围,是一间房子,他们站着的地方,正好是茅厕所在,咳咳。

    “这里?你确定?”

    猫咪迟疑了一下,点头:“喵喵。”没错,就是这里,只要你打开看看,肯定有所发现。

    “你确定?这不是开玩笑的,要是没有人,你等着被拔毛吧,话说,我很久没有吃过猫肉了,看起来挺好吃的。”

    赤果果的眼神,审量在猫咪身上,刹那间,猫咪怒了,挥动爪子。

    你丫的敢再说一句话,我废了你。

    “哈哈,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咱们是好人,不能打架。”

    我去,这只猫脾气还真大,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脾气肯定也不差。

    只是地面,他真的在吗?

    这里可是茅厕,味道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躲在下面,不可能吧?

    陈道八带着怀疑的心,轻轻跺了一脚,地面迅速凹陷下去,板块碎裂,陈道八赶紧跳跃起来,落在一边。

    猫咪动作也很快,同时落在陈道八的身边,小眼睛,紧张看着前面。

    有人,还是没有人?

    一人一猫安静注视前面,等待着人类的出现?

    陈道八很纠结,希望有人,又希望没有人,如果有人,自己岂不是悲剧了,但是没有人,自己又要浪费大量的时间。

    想来想去,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喵喵。”

    猫咪忽然间叫唤得很厉害,陈道八抬头看去,一个人,躲在了下面,看到了陈道八,迅速跳出下面,身上遮盖了一些恶心的东西。

    看他第一眼,就是想要躲避,不敢靠近。

    第二眼,简直就是厌恶,我去,这么臭,他怎么能够忍受。

    果然,死亡是人类的大敌,能让人忍受常人不能忍的味道。

    脸色不好看了,因为猫咪跳起来,站在陈道八的肩膀上,一脸嚣张,仿佛在说,儿子,快点叫爸爸,妈妈也可以。

    你不是很嚣张的吗?现在我找到人了,你是不是兑现承诺了。

    “兄弟,你这是要逆天了?”

    可不是逆天,你妹的,你躲在那里不好,为何一定是这里?

    柳乘龙微微一笑,瘆人的笑容,格外刺眼,“想不到你们还是找来了,我师父死了吗?”

    淡淡的眼神,不像是一个死了师父的人,陈道八双眸明亮,穿过他的身躯,顿时明白了。

    柳乘龙身躯一震,那个眼神,我……。

    好像被看穿了,一个眼神,什么都不用隐藏,他退后两步,警惕陈道八。

    “原来如此,我就说为何如此奇怪,现在看来,你隐藏得够深的,金信。”

    金信?这不是柳乘龙吗?猫咪不解的眼神,看着柳乘龙,再三确定,是柳乘龙,可为何陈道八会说是金信呢?

    “呵呵,兄弟,你开玩笑了,我是柳乘龙,怎么可能是我师父呢,你肯定是看错了。”

    笑容很美丽,灿烂,可无法隐藏他瞳孔中的那一丝异动。

    果然是你,一开始,陈道八觉得很奇怪,两个人,给他的感觉,却像是一个人,有一点点不同。

    如今一看,他们根本就是一个人,哪里是两个人,只是形态发生变化罢了。

    “不要装了,你觉得你能躲避开我的眼睛吗?”指着自己的眼睛,不屑道:“任凭你装得再像,也无法躲避我的眼睛,你知道吗?你的灵魂还在我手上,你可以不承认。”

    万一我做出什么事情,你可不要怪我哦。

    大白牙,小眼睛,眯起来,十分吓人。

    柳乘龙沉默了,灵魂在他的手上,不用片刻,便能分辨出来。

    “你赢了。”

    “哈哈,哈哈。”陈道八大声狂笑:“想不到还有人懂得分神,灵魂分开,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分神,并非一个境界,而是一种手法。

    用极端的力量,把灵魂分出去一部分,这部分,可以用来做其他事情,例如附身等等,分割灵魂那一刻,痛苦可不是人类能承受得住的。

    一般人,是不会做这种事情,分神之后,灵魂受损,哪怕是再次重合,还是会有一道不可愈合的裂缝。

    灵魂分神,有一定几率会让人疯狂,变成一个神经病。

    他成功了,两个人都没有事,陈道八开始带着佩服的眼神看待他,不错,不错。

    “哼,对于其他人而言,是一件难事,可对我们而言,不过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并非做不到。”

    陈道八愣了一下,点头笑道:“确实如此,对别人而言,或许真的做不到,但是你们这个门派,就不能用常人来度量。”

    金信的身躯,和柳乘龙的身躯,有很大区别,要说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那就是金信的是本人的身躯,有血有肉,而眼前的柳乘龙,看着是一个人呢,实际上,他只是一道尸体。

    至于他的门派,很简单,赶尸。

    “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据我所知,你们这个门派,一旦施法者死去,你也应该会死去,为何?”

    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你把你的灵魂,融入了这具尸体,从而掌控尸体。”

    疯狂的人,疯狂的心。

    灵魂融入尸体,这是要直接变成尸体的节奏,不做人了吗?

    赶尸派的人虽然阴暗了点,可并不会如此做,这可是禁忌。

    “呵呵,被你看出来了,地府选择你来,还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只是接下来,你可以死了。”

    攻击迎面而来,没有一个招呼,拳头到了身前,陈道八摇头,“何苦来哉,你不是我对手,哪怕是尸体,也无法破开我的防御。”

    “砰。”

    拳头在陈道八面前停止,无法前进,仿佛一层屏障出现眼前,阻挡住所有的攻击。

    “哼。”

    他不信。

    挥拳,猛烈攻击,拳风如狂风,横扫落叶中的陈道八。

    他依然不动,站在原地,微笑看着他,在柳乘龙惊讶的眼神中,他抬起一只手,张开手掌,狠狠甩了过来。

    “轰隆。”

    身躯飞了出去,房屋破开了一个洞口,紧接着,撞击声响起,接二连三,没有停止。

    陈道八转身,看向了洞口,里面停止了撞击,柳乘龙的身躯,应该没有事情,这一掌,对常人而然,必死无疑,可对他,没有这种效果。

    一道影子出现,飞速冲来,陈道八抬脚,迎面就是一脚。

    “砰。”

    地面坍塌,一个人躺在陈道八的脚下,低头观看,正是柳乘龙的身躯,苦苦支撑。

    “没用的,你的身体是很强悍,一般人可能不是你的对手,可道爷不是一般人。”我是好人,所以不怕坏人。

    咳咳,这个理论,他自己都觉得逆天了,邪不胜正,那完全是屁话。

    这个世界,相信的是拳头,拳头够大,一切都不是问题,没有实力,对不起,请出门口,左转,自己找个地方自杀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