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仙练气

第二十三章 事后

    金戈此时已经完全呆住了,只是不断涌出的泪花,那本来充满霸气的虎脸,已经完全扭曲,嘴中还喃喃到:“不,不”。金花,金五二人凑在虎妈那具焦炭般的尸体,也是不听的流出泪来,时不时还发出呜咽的低吼。金源大王见他们如此,虽然自己也忍不住的感伤,还是出声安慰道“都过去了,她也不希望你们这样。”

    金戈听闻有人发声,回头一看,看到了正在擦拭泪痕的金源大王,一眼便认出是那喝退围在虎妈洞府四周的金源大王。便迫不及待的说到“前辈,救救我母亲,救救我母亲……”,金源大王见金戈这般,不忍拒绝,可这自己着实没有办法,哪怕是金仙大能,在这雷劫之下身陨的也无回天之力。只能好言安慰道:孩子,都过去了,不是我不想,我却的确没有办法,唉╯▂╰。金戈本来也不抱什么希望,听金源大王这般回答心里自然又更绝望了,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湊向虎妈的尸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虎妈身亡是渡劫的意外,那么金大,金二,二人的死亡就成了偶然。他们死得更惨,虎妈多多少少还留有一具残尸,而他两确是灰飞烟灭,连个渣子都不剩。而这却加重了金戈和金源大王的自责,金戈在怪自己,怪自己能力不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身死而无能为力,怪自己虽然是老三,但明摆着是老大却不能看好他两。金源大王也在怪自己,怪自己为什么没有阻止虎妈,还给了她那些炼器材料,怪自己已经答应了虎妈照顾好他们兄妹却有食言,让他们两兄弟丧生雷劫。

    劫云散去,那四周围自然又不满了小妖,不过这次来可不是为了什么宝贝,毕竟这化妖草已经被虎妈服用了,而这边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宝贝能够吸引诸妖的注意,不过看到那高处的身影,有见识的自然就认出是金源大王,又不敢上前。鹿嘉,羚木二人洞府却是离这交近的,当初这化妖草气息外当时他们就远远的在外围望着,只是本事就那么点大,自然是不敢上前,金戈却是关注着虎妈的变化也没有注意。当金源大王来了之后,就被他们加家长给拉回了家,不过也就十余里的地,以妖族的感知,那么大的动静还是瞒不过他们,只是没料到虎妈会死在这,有看不出金源大王与金戈等人的关系,也只能愣愣的站在那。

    两人见金戈悲吼,相视一眼,便定了定心神好像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缓缓的脱离了围观的队伍,向金戈走去。而那围观的妖族之中,见他俩这般走上前去,忍不住探讨起来,这一探讨起来可不得了啊。“他们是谁啊?”“怎么那么大胆子?”“这不找死吗?不知道那个是金源大王啊?”“咦,那不是白鹿妖和羚羊怪的儿子,他俩干啥?”“不知道,送气吧。”这鹿嘉,羚木二人的家长听到了可宛如一声平地惊雷啊,“你这小兔崽子,这到底是干啥?找死也要挑个时辰啊!”他们很无奈,只能充作那千千万万观众当中的一个,目送他俩走向那座山头。“二哥,喔有点虚啊,”“别怕,有我呢!不过好像我的腿有点软,三弟你靠过来的,这样离得那么开,我没有安全感。”“……”

    金源大王自然也是发现了鹿嘉和羚木,不过也不晓得这两个小辈到底是唱哪一出,也没阻止。就这样,鹿嘉羚木二人便亦步亦趋的靠就过来,再众妖的瞩目之下显得威风凛凛,不过那微微颤抖的步子,出卖了他们心中的想法。当然隔着那么远,却是没有几个妖怪注意到这个细节,就算是有也没太注意,也当是这路不好走,风太大了。

    当他们靠近金源大王时,金源大王看向了他们,在那锐利的目光鹿嘉感觉自己的心脏飞快的跳着。感觉到金源大王的目光越来越部善,羚木连忙说到“大王,大王别误会,我们是……是……”“是金戈的兄弟”鹿嘉连忙补充道。金源大王见他们一说,在看向金戈,见金戈没有多大反正,也为难他们。鹿嘉羚木匆忙跑到金戈那边,没办法,压力太大了。

    而他们凑到金戈身边时也惊呆了,没想到前不久还驾云经过自家洞府上方那个威风凛凛的虎大王变成了这样。也不由得一阵悲伤,感觉自己说什么都不是,不说也不是,也就尴尬的站在哪里。关切的看着金戈。

    金戈此时多少有点缓过来,不过还在低头自语“我要变强,要变强!”之后察觉身旁多了俩人一看是鹿嘉和羚木,便对他们说“我没事”。你没事,那鬼才有事,鹿嘉羚木这般想到。而金花,金五二人却是哭也哭了,伤也伤了,此时呆呆的伏在虎妈尸体旁边,就那么呆呆的看着。

    金源大王见金戈有所好转,也知道他是这余下三只老虎的领头虎,便对他说“贤侄,事已至此,唉,在这边呆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去收敛下尸骨安葬下来吧,而且这边经历雷劫,天地灵气紊乱,也不适合居住了,不如就暂时安置在'我那边如何?”金戈见金源大王对自己这般说也是充满疑惑,毕竟虎妈只是对自己说金源大王算是自家的远方亲戚,但具体的感觉就是和自家没多大关系,而此时金源大王却称自己为贤侄,而且那莫名的亲切之感,却是让金戈明白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金戈见金源大王这般发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过了半响,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金源大王答应也是松了口气,万一和自己闹起倔来,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这便朝山下喊去:“尔等这是要干嘛!想要造我金源的反吗?速速去!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山下诸妖见金源大王发火哪敢多呆,立马化为一丢飞禽走兽,四散而逃。只有那鹿大王和羊大王,徘徊在山脚,见诸妖都离去了,也只能一声叹息,转身离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