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帝妃娇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鸡汤

    事实证明,宇文烺对这炖汤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都没看这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谷莠端着汤送到泰和宫的时候,门口的宫人甚至没有让她进去。万得意亲自出来将谷莠手里的汤接了过来,笑着对她道:“多谢谷莠姑娘了,还劳烦你亲自来一趟。”

    谷莠对于不能亲自将汤送进去向皇上表达姜钰的真心和诚意甚为遗憾,但也知道门口的宫人会拦着她必然有皇上的旨意,看着泰和宫的大门甚为可惜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而嘱咐万得意道:“万公公,您可千万要跟皇上说,这汤是我们家娘娘亲自炖的,我们家娘娘一直想着皇上呢。”

    万得意道:“好,杂家一定替贵妃娘娘转达。”

    谷莠这才对万得意屈了屈膝,一步三回头的依依不舍离开了,走两步还不忘回过头来用眼神嘱咐万得意,一定要把话带到啊。

    万得意看着谷莠走了之后,这才端着汤进去。

    宇文烺正在偏殿里坐着由宫人服侍着用早膳,见万得意进来也不抬眼。

    倒是万得意行了礼之后,笑呵呵的开口道:“……贵妃娘娘着人送了汤来,还说想皇上了。没想到皇上这才一天没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就忍不住惦记皇上了。”

    宇文烺眉头微微动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也怔了一下,而后道:“那汤赏你了。”

    万得意连忙道:“这是贵妃娘娘对皇上的心意,奴才怎么敢。皇上不如用一口,奴才看这汤炖得不错。”

    宇文烺这两日脾气并不是很好,闻言抬起头来瞪了万得意一眼,带了些严肃的警告。

    万得意顿时不敢说话了,对宇文烺屈了屈膝,然后带着汤下去了。

    刚出了偏殿的门,就有小太监笑嘻嘻的围上来,凑到万得意身边问道:“皇上又赏赐了公公什么好东西吃?”说着一直盯着托盘上的那大甜白瓷盆瞧,显然是想来分一杯羹。

    宇文烺平日用不完的菜有时会赏给身边的下人,有时候想起了什么或觉得什么菜不错,甚至会让人重新做一份用于赏下人。这么多宫人当中,万得意得的赏菜自然是头一份,得赏菜的机会是最多的,得的赏菜也是最好的。小太监们一看万得意手里端的,自然认为里面的就是好东西。

    万得意吃了宇文烺一记警告,此时也有些心情不爽没处发泄,顿时也瞪了小太监一眼,呵道:“这是贵妃娘娘亲自做了送给皇上的东西,你敢用吗?”

    小太监顿时知道自己错了,连忙又道:“那个,小的还有活没干完,我这就去干活去。”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万得意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端着汤,顿时也郁闷的很。虽说皇上是赏赐给他了,但他也不能这么没有眼色真的吃了。皇上现在是还在跟自己别扭,但难保过一会儿就转过弯来了,到时候他又想用贵妃的汤了却偏偏被他用了,那就是他的错了。

    万得意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让人将汤端回了小厨房,让人用温火热着,防着皇上什么时候改了心意又想喝了。

    等万得意再回来的时候,宇文烺已经用完了早膳移步到了书房正站在书桌前一边看书一边消食。

    宇文烺的习惯是用过了膳之后都要站立小半个时辰,但在这期间却也不妨碍他做一些别的事。

    万得意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宇文烺正展着一封书信看着,眉头深锁,仿佛那书信上写了什么令人为难的事。

    过了一会,宇文烺将信放回信封里,吩咐万得意道:“你伺候朕换身衣服,你今日随着朕出宫一趟。”

    万得意并没有问出宫去做什么,这也不是他这个奴才该问的事,只是弯腰道了声是。

    不一会之后,两人便换了一身平常人家的衣裳,轻车简从的出了宫。

    景安宫里,崔太后自然是第一时间得到了宇文烺的行踪,对回报他行踪的宫人“哦”了一声,道:“你说皇上出宫去了?为了何事出宫?”

    宫人回禀她道:“奴才不晓得。”

    景安宫自然不指望这宫人能知道宇文烺出宫的目的,也不多问,转而道:“他出宫去了也好,正方便了哀家行事。”

    良姑姑还想劝一劝崔太后,在她身侧弯腰恭谨道:“太后,您真的要这样做?这会不会不太好,这样一来可就真的是完全惹怒了皇上。到时皇上就算碍于孝义不能将太后您怎么样,难免会报复在齐王殿下身上。”

    崔太后意志坚决道:“你不必说了,一个宫妃就敢三不两时的算计哀家,哀家倒是要看看哀家就算动了她,皇帝又能将哀家怎么样。”

    说完吩咐良姑姑道:“你去,把哀家吩咐你准备的药端给贵妃。她不是说自己摔伤了腿吗,那哀家就好好关照她。记得多带些人,就是灌也要把药给哀家给她灌下去。”

    良姑姑心里轻叹了口气,知道劝崔太后不动,便屈了屈膝恭敬的道了声是,然后转身按崔太后的吩咐,端着药带着人去了紫宸宫。

    良姑姑带着药领着人到达紫宸宫的时候,姜钰正刚刚用完早膳,看着良姑姑一等浩浩桑桑闯进紫宸宫,粗壮的十几个太监站在良姑姑身后两队整齐的排开,气势汹汹的看着坐在榻上的姜钰,姜钰就知道今天准没有好事。

    良姑姑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哪怕是干坏事的时候对着姜钰也是恭敬的笑容。

    良姑姑道:“贵妃娘娘,太后娘娘听说您因为伺候太后摔了腿,心中甚为愧疚,特意让太医开了好药使人煎好让奴婢给您端来。这是太后娘娘的心意,还请娘娘趁热喝。”

    姜钰笑呵呵的道:“太后娘娘真是太客气了,但是本宫觉得本宫现在用着的药就挺好,实在不必另外换方子。太后娘娘的心意本宫只能心领了。”

    良姑姑笑着道:“娘娘还是喝了吧,奴婢回去也好向太后交代,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奴婢。”说着端着药,一步一步往前,向榻上的姜钰慢慢走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