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作女守则

第三十五章 海纪

    对于岑念念而言,过年就是吃吃吃,和平时的生活别无二致。

    大抵是太过无聊,刚好这天蒋家下了帖子,秋敏又带着岑念念去找蒋蕙兰。

    不同于李家的西式,蒋家的风格倒是和褚家有些相似,都是偏中式建筑。

    秋敏和廖绘影、蒋蕙兰聊着天,岑念念由白海棠陪着,百无聊赖地逛着蒋家。

    白海棠去给她取点心,岑念念一个人漫无目的的逛着,走了没几步,却在花园的转弯处遇到了李邵。

    李邵身边还有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英俊男人,那男人见到她时神色有些震惊,除此之外隐约间还有些热切。

    岑念念有些疑惑地看向李邵,李邵向岑念念介绍着身旁的男子:“这是海家大公子海纪,也是你的大表哥。”

    接着又向海纪介绍着岑念念:“这位就是岑念念,如果没错的话,你要找的就是她了。”

    海纪肯定着说:“不会错的,就是她。我见过姑姑的照片,你们长得很像。”

    前一句说给李邵,后一句则是说给岑念念。

    说完递出一张照片,岑念念接过照片,上面的人是她和父母亲一家三口的合影,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那时她才三岁,那年轻女人也确实是岑母无疑。

    虽然岑念念很小就不曾见过母亲,可父亲日日对着母亲照片,她也对母亲的容貌深记于心。

    “这上面的确实是母亲,我也有一张一样的。”岑念念将照片还给海纪,虽然有些震惊,可面上并未表露出来,谁知道这个海纪是不是和岑家那些人一样呢,岑念念并不能对他怀着完全的善意。

    “那就没错了,”李邵肯定着,他的信息源可靠,也一定是准确的,“你们聊,我去给你们把风。”说着转身去了另一处。

    “当年姑姑走了后只偷偷寄回来这一张照片,后来没了音讯,家里人再也找不到她。”海纪有些感概。

    “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既然要惦记着要找,以海家的能力,怎么就找了二十多年才找到?”和海纪的欢喜不同,岑念念对海家还是有着戒心的。

    海纪一愣,然后又反应过来,耐心给岑念念解释:“当年爷爷为了利益安排你母亲嫁给江海,你也知道江海是个人渣,你母亲不愿意,就跟着你父亲私奔了。之后老爷子生气,也迁怒到奶奶和我爸爸,可那时陆家尚未稳定,海家势力又在爷爷手里,根本分不出精力去找你妈妈。”

    海纪的话也不客气,原来当年海家老爷子是个花心的,在外有很多女人,又生了两个私生子,对她外婆原本就淡薄的感情更是随着她母亲的逃婚所剩无几,对私生子好于亲生子女。

    不缺孩子也不缺女人,海家又在他手里掌控,自然外婆和舅舅的日子不好过,处处被人欺压。

    虽然舅舅海澜娶了陆家大小姐陆桦,可当年陆家在与各大家族的明争暗斗中落了下风,输的一塌糊涂,也出不了力帮不上他们。

    直到后来,陆家老爷子去世,唯一的儿子陆盛凭着狠辣的手段硬是带起了陆家,狠狠打压了各大家族,盘踞一方为王。

    而舅舅海澜也不简单,借着陆家势力架空老爷子势力,斩杀两个私生子,从此海家这才太平。

    而这一斗,就斗了十几年,等到掌握了海家势力,就马上开始找她母亲,可是谁知一别十几年,早已音讯全无,褚家割据此地,各方势力尚未稳定,互相猜疑严防死守,更是事情难上加难。

    如今找到了,却只有一对牌位,怎么让人不难过?

    老太太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晕了过去,硬生生是在病榻上缠绵了几个月,日日以泪洗面,后来知道还有个外孙女还在,不管什么褚家势力,就下了死命令一定把人带回去,不然有朝一日去了黄泉也无颜面见她的女儿海芸。

    于是海澜就派了大儿子海纪来接岑念念回海家,当年已经因为各方势力碾压失去了海芸,如今也不能因为惧于褚家势力错过岑念念,并且陆海两家如今已是今非昔比,还能护不住岑念念?

    岑念念已经信了,其实从前也曾听父亲在母亲牌位前念叨过这些,说是对不起母亲,说以为带她出狼窝却是又入了虎穴。

    当时岑念念并不明白,如今知道了原委,也就清楚父亲那些话的含义。

    “可你打算怎么带我走?”岑念念提出了最重要的问题,比起如今的处境,她是愿意回海家的,可是褚昌柏那边怕是不好对付。

    “只能暗着来,我已经在安排人,只是以褚二爷的势力,怕是不好轻易得手,只能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最快也要三个月。”

    海纪也有些忧虑,他是低估了褚二爷对这个表妹的占有欲,没错,没有人以为褚二爷是爱岑念念的,毕竟这个人是个出了名的冷心冷情,他能这么做大概也只是为了褚家的子嗣。

    “能不能尽快?再等下去我怕我走不了。”岑念念直接说出她最大的忧虑,要是她怀孕了,褚家人还不得上了十二分的心看着她,到时候逃跑更是痴人说梦。

    “这个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海纪知道岑念念担心什么,递出一个红色小袋子,“我找人专门配的药,七天一颗,不会伤身体。”

    不过大概是谈着这个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岑念念看到他的耳根都红了,也就笑着没戳破他。

    “多谢表哥。”岑念念接过,将它压在手包最底层。

    “你是我妹妹,和我客气什么。”海纪温柔地摸了摸岑念念的头,又不放心地叮嘱着:“这药你可要收好了,不要让褚二爷发现。”

    “恩。”岑念念点点头,是要收好了,要是被褚昌柏发现了,什么计划都泡汤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李邵过来提醒海纪该走了,海纪深深地看了岑念念一眼,语气温和:“哥哥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很快的,好吗?”

    “恩,我知道的。”岑念念知道海纪后一句话是说他很快会来带走她,也答应得很利索。

    李邵和海纪从另一条路离开,避开了刚好过来的褚昌柏。

    岑念念白皙的手指扣着手包,有了海纪的药丸和保证,她已经是安心多了,总算看到了离开的希望。

    “怎么又不带衣服?”褚昌柏手里搭着她的米色外套,后面跟着白海棠。

    “以为不冷的,谁知道天气突然就变了。”岑念念面不改色地回答,心里却是有些不安,毕竟刚才还和表哥商量着逃跑,这下一刻就看到了正主。

    “怎么没和大嫂她们在一起?是不是觉得无聊了。”褚昌柏问着,除了吃和睡,这小丫头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大嫂她们讨论的,我又听不懂。”

    “不是听不懂,是没有兴趣吧。”褚昌柏毫不留情地戳穿她。

    岑念念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褚昌柏倒是笑了,因着那天的事,这小妮子这两天对他不理不睬的,这下总算是换了情绪。

    “花园冷,回大厅吧。”

    “恩。”岑念念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逛花园了。

    褚昌柏把衣服给她披上,揽着她的肩回了大厅。

    回到大厅,看到秋敏已经不在了,蒋蕙兰说是秋家那边来人去了褚家,秋敏就赶了回去接待,让岑念念在这边好好玩。

    褚昌柏被蒋家家主请了去,岑念念和蒋蕙兰、廖绘影还有几个夫人聊着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