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许你行路不孤单

第五十一章 他是我的人

    几天以后,刘敬平兴冲冲地和方若璇、凌江笙约定一起去医院看望萧静雪。前几回他们去的时候,萧静雪还留在ICU病房,他们只好什么都没带。这一次,因为她已经转移到普通病房,刘敬平就特意订了一大篮鲜花,还买了好多补品。他与方、凌会合时,见她们也拎了许多补品,就笑着说:

    “你们打算把我的车塞满吗?”

    他们小心地将这些东西放进后备箱,方若璇惊讶地问:

    “你怎么知道静雪喜欢花?”

    “她总在空间发各种花的图片嘛,而且她好像什么花都喜欢——静园的藤萝,二教门前的牡丹,湖边的桃花、迎春花和海棠,她都要拍照,有时还写首诗。”

    方若璇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你一个大男生,居然这么细心……我还以为你是个标准的理工科直男。”

    刘敬平故意捋着头发摆了个造型:

    “怎么,终于发现本少爷柔情的一面了?”

    “我想吐,”凌江笙抚着喉咙,“好端端的,装什么霸道总裁?你这么‘邪魅狂狷’,你们学院的人知道吗?”

    “鄙人向来很低调,感觉没人会注意我呀,”刘敬平放下手,“直到程嘉树这混蛋调查我的底细,结果你们都知道了。唉,早知这样,我就防备点啦。过去我一时兴起,随便诈了静雪妹子一下,她马上招了,还说我跟程嘉树像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唉,我这妹妹啊,做不了地下工作,太傻太天真。”

    他们上了车,方若璇说道:

    “你这样做可不大光明,欺负静雪没心眼儿。”

    “好吧,我知错啦,”刘敬平握着方向盘,“她这么单纯,倒让我产生了罪恶感,还有一种保护欲。”

    “啊,你现原形了,”凌江笙猛地拍了拍他的头枕,“你这个哥哥,从一开始就不单纯,我看错了你。”?“你没看错,现在的我相当单纯,只想做她的哥哥。经过这次的惊险事件,我彻底服了那俩人了。”刘敬平郑重地说,“不过,逗一逗程嘉树我倒没意见,特别想见见他炸毛的样子,很可爱哟。”

    “不是吧?”方若璇瞪着他,“你会不会喜欢程嘉树?”

    刘敬平一个急刹车:

    “卧槽,你说什么哪?”

    “别怕别怕,”凌江笙淡淡地解释,“你慢慢就适应了。若璇最近迷上了**小说,渐渐变成了一枚资深腐女。她的口味,哼,重着呢。话说回来,我觉得吧,你要是敢惹程嘉树,他在炸毛之前,肯定先把你气得炸毛。谁打主意动他的人,对方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敢上去较量一番……”

    “这很有可能,”刘敬平若有所思地点头,“我听过一句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程嘉树就是那种不要命的。”

    “对啊,我记得你也调查过他,”方若璇双眼发亮,“咱们扒一扒他的黑历史啊。”

    刘敬平苦涩地一笑,忧郁地摇了摇头。

    在医院的单间病房里,萧静雪沉沉地睡着。楚云姝站在窗台边动作很轻地翻看她的病历和CT报告单,看过后欣慰地柔柔浅笑。程嘉树目不转睛地看着萧静雪,似乎害怕稍一挪开视线她就会飞了一样。萧父因为不能离开单位太久,已经回去了,剩下萧母留在医院陪着萧静雪。

    萧母轻声把程嘉树叫了出去,他有些拘谨地跟着她来到走廊尽头。

    “我知道你爸爸,”萧母的语调没有起伏,“他在鸿图建筑公司的一个项目工地当更夫,是吧?”

    “是。”

    “他原来在石成建筑公司的工地当力工,后来不干了?”

    “对,我爸身体也不大好了,我不想让他太辛苦,高考之后我让他找了个轻松一点的活儿,够维持家用就行。”

    “你妈妈呢?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妈有慢性病,不能工作,就……一直在家里……”

    萧母思忖着:

    “那么,你的学费和生活费……”

    “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了,比如做家教、去辅导机构兼职……再说,我们学校有各种奖助学金政策,目前我还过得去。”

    萧母微微惊奇地看着眼前深低着头、小声而礼貌地回答她的年轻人:

    “你还真挺不容易的。”

    “阿姨,”他抬起头,“我能问问……您是怎么知道我爸的吗?”

    “我是那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有一次听说我们工地一名更夫的儿子考了个市状元,就注意了一下。”

    程嘉树重又垂下头。他曾经听萧静雪怀疑地说过:

    “我妈妈是学土木的,我爸爸是学机械的,生了个女儿学中文,是不是基因突变啊?”

    当时他还有些心酸地自嘲:

    “上一代学理工科,下一代才能想学什么学什么,这是人类社会的基本规律之一。”

    萧母和程嘉树回到病房时,萧静雪已经醒了,楚云姝把她扶起来,背靠着松软的枕头坐在床上。萧静雪看见程嘉树,眼睛亮了亮,偷偷伸长右手示意他来到她床边。这时候,刘敬平和她的室友们带着大大小小的箱子、盒子与篮子进了病房,屋里顿时热闹起来。程嘉树趁机三步并做两步,溜到萧静雪的旁边。

    “来就来嘛,带这些东西干啥?”萧母笑着说,招呼他们坐下。

    “这里能放鲜花吗?”楚云姝看看刘敬平手里的鲜花篮子,“会不会有影响啊?我去问问医生。”

    “能放,能放,”萧静雪欢天喜地,“没影响。”

    “瞧把你高兴的,你说的不算。”楚云姝用手指一点她的额头。

    医生察看了花篮,说:“不碍事的。”

    “就是嘛!”萧静雪直着脖子轻喊。

    刘敬平这才将花篮放到她的床头柜上,随意地把车钥匙一并扔在上面。

    萧母瞟着那只车钥匙:

    “开车来的啊?”

    “是啊,”刘敬平说,“东西多,坐地铁太不方便了。另外,我拿到驾照后就手痒,想练练,别生疏了。”

    “刚学会开车就开奥迪呀?”萧母难掩吃惊的表情。

    “对啊,我爸说我新手上路不靠谱,把好车撞坏了太可惜,就先买辆奥迪随便开开——”刘敬平松松爽爽地答道。

    萧母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萧静雪咬紧牙关,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别说话了。”

    “哎,小雪,人家来看你,怎么能这样没礼貌呢?”萧母训斥了她,转而亲切地问着刘敬平,“你叫什么名字啊?也是北大的?是和小雪一个专业的吗?”

    “阿姨,我叫刘敬平,是北大信科的……”

    “信科?”

    “噢,简单地说,我学的是计算机……”

    “学计算机很好啊,”萧母笑逐颜开,“这个专业的前景真不错呢。”

    萧静雪满脸黑线,悄悄望向程嘉树,他正站在她右边发呆,如同一尊失魂落魄的雕像。

    “嘉树……”她低声喊着。

    他立刻回过神,关切地问:

    “怎么了?想要什么?”

    “我想喝点水。”

    程嘉树连忙倒了水,将杯子端到她嘴边。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用自己的小手覆盖着他的大手,就这样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对萧母说:

    “妈,你把我的医疗费还给刘敬平了吗?”

    “早就打到他卡上了,怎么惦记起这事了?”

    “嘉树也受伤了,把他的那份也还上,”萧静雪板着脸说,“他是我的人,自然由我负责。”

    “不用,”程嘉树惊愕之余,赶紧澄清,“我没用刘敬平的钱。”

    刘敬平不解地摸摸额角:

    “这……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突然这么生分?”

    方若璇看着他们,狡黠地微笑,心想:

    “静雪你行啊,很有霸道总裁的范儿啊!当着你妈妈的面就宣示主权啦?”

    凌江笙崇拜地盯着萧静雪,在心里冲她竖起拇指:

    “厉害了我的静雪!”

    只有楚云姝一语不发,眼波沉凝,朱唇紧紧地抿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