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龙剑魔法与少年

第十四章 大剑,卡片,一封信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临走的时候杨菲菲让他去签了个字,楚江河这才知道对方在这几天内给自己请了假,担心的扣学分并没有发生,感激之余,内心生出一丝温暖。

    回到家里,看着一团乱的家,楚江河摇摇头,卷起袖子开始了打扫。

    他的家里除了几件老旧的家具外,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当,卧室里的写字台上摆着一台配置很一般的普通电脑,是他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

    除此之外,桌子上还有几本厚厚的书。

    从很久之前,楚江河就开始往来于滨河州的州立大学图书馆,在那里开始阅读各种书籍,进行自学。

    所以在那个破旧的修理厂内,他才会如此理所当然,确信自己一定能考上s级大学。

    打扫完屋子,在客厅再次做了一组日常动作,楚江河打开冰箱,取了两颗鸡蛋,沉默的做了一大盘蛋炒饭。

    吃过晚饭,看了眼时间,他站起片刻,却又再次坐下来,耐心的开始等待。

    在那辆狂暴霸气的LB07坦克破墙而入之前,大叔曾经烦躁的挥手让他离去,并且叮嘱他取出去年交到他手里的东西。

    那个沉重的箱子自从交到他手里,楚江河从来没有打开过,一直以为那里藏着大叔的某些秘密,可这三天里想着大叔的话,他确定这是大叔留给他的后路。

    夜色渐深,天光越暗,直到小区里的灯光一盏盏熄灭,楚江河这才换上一身黑色的运动衣,把衣服的兜帽翻起来戴在头上,拿着一把军工铲出了门。

    小区虽然老旧,但当年设计的时候也预留了很多绿地供居民活动。楚江河弯着腰,低着身子,向个小偷般鬼鬼祟祟的钻进了绿化地中。

    尽管一年之中他从来没有再来过,但还是很轻易的找到了自己当初埋东西的地点。

    因为这个地点是在是太显眼了,他每天都的到。

    身前是一块近两米高的大青石,放在这处绿地上作为观赏不知道已经沉默了多久,大青石整体成梯形,偶有凹凸之处,也早已经被风吹日晒磨平了棱角。

    楚江河弯腰沉身,练了五年的马步稳稳的扎好,力从地起,看似普通的身躯里,强大的力量不断涌出。

    夜色下,十八岁的少年霸王抗鼎,抬着比他大几倍的巨大青石,缓缓移动。

    砰,轻轻的将石头放下,但还是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楚江河呸了口唾沫,搓搓双手拿起身边的军工铲,开始挖坑。

    挖出来的泥土被他小心翼翼的放在一块帐篷布上。

    挖了一米深,一个被睡袋包裹着的长方形黑色箱子这才被挖出来。

    将帐篷布里的泥土填回去,将沉重的大青石搬回原位,楚江河仔细的打扫了一番,确认明天那些被压弯的小草大概就能重新立起来,这里的一起痕迹也基本被掩盖,他这才提起那个被睡袋包裹着的箱子,小心翼翼的返回家里。

    睡袋的质量很不错,在底下埋了一年,虽然它本身已经残破不堪,被楚江河随手扔进了垃圾桶,不过里面的黑色箱子并没有任何磨损。

    有趣的是,陈武和楚江河这师徒两人在藏东西这件事情上,都很精髓的选择了埋,而且是埋在那种极不起眼的地方。例如小区绿地的大青石下,例如修理厂最显眼的垃圾堆里。

    前些天的时候,面对即将到来的团团包围,陈武呸的吐掉嘴里的香烟,在一堆垃圾中翻了很久,同样翻出了一个箱子,然后轻松逆天,改变了被抓的命运。

    那个箱子也是长方体,不同的是那是个金属箱子,里面装着大剑和盔甲,和楚江河面前这个纳米材料的普通黑箱子完全不同。

    “蓝海牌高级鱼竿套装?”

    黑色的箱子有种简洁的美感,棱角分明长方体上只有一个把手,把手处带着一个开关。除了上面的几个烫金大字有些无语,其他的,都没毛病。

    大叔目光高远,如今远走天涯,为跟了自己的五年的小跟班,小伙计,小学徒,留下一点好东西,合情合理。

    “没毛病!”楚江河点点头,嘀咕着强子的口头禅,双手缓缓伸向箱子的开关。

    怀着紧张,期待,好奇,忐忑的心情,箱子被打开了。

    箱子里自然不是什么高级鱼竿的套装,装满了河钓竿,海钓竿,长短大小各种竿。

    楚江河瞪大眼睛,呼吸急促,颤抖着,迟迟不敢伸出双手。

    箱子里是把剑,一把大剑。

    这把剑并不是现在联邦里某些魔能战士们习惯用的高科技打造出来的强锻重剑,充满科技感。

    它是一把古剑。

    古朴的造型,剑身上刻画的神秘符文已经模糊,而且覆盖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干涸物,虽然没有锈迹斑斑,剑刃却早已经不再锋利,剑身剑柄,各处角落也是磨损的厉害,上面的岁月气息如此明显,整把剑给人一种残败的感觉。

    无尽岁月前,曾是王者,如今已落寞。

    不知道为什么,楚江河总觉的这把明显是死物的剑,必然是经历过一场极为恐怖的战斗,然后刃残剑损,主人身死,所以它至此沉默,再无光华。

    “古董?”眉头皱起,虽然那天隔着光屏看到过大叔手持大剑,一招斩断了高强度合金的粗大炮管,楚江河曾很认真的考虑过自己也走这条路子。

    但看着眼前这把残破的大剑,他实在无法相信,这是大叔留给自己的武器?

    因为这把古旧的大剑实在是太吸引目光,楚江河愣神了很久,才发现箱子里并不是只有一把大剑,还有着其他的物品。

    一个信封静静的放在箱子里,楚江河伸手拆开,倒出了里面的两张卡片和一张薄薄的纸。

    上面的字迹不多,很符合大叔的粗犷嚣张的风格:

    “楚小子,老子走了,关于老子的身份,你以后自然会知道,别打听,也别瞎纠结,老子有秘密,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坏人。银行卡里是三百万,省着点花,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本想着不管你,又担心你哭鼻子。如果真出了事,你可以拿着另一张卡,去威尔科特荣耀学院找一个叫罗德里克的老家伙,完成你的大学梦。

    记着,必须记着,别放下老子辛苦教你的基础训练,每天必须练一次。最后送你几句话,你爱信不信。第一,不要迷信魔能和魔法,人类这种生物,终究是要靠身体活下去的。第二,别相信那些大人物所谓的善意,仔细观察,冷静分析,当他们放下高傲的身姿靠近你,必有所图。第三,如果有天忍住不了,那就出手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