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如是长安

第四十一章 被掳

    身后的人却好像知道我的动作,先我一步一只手捂我的口鼻,一只手拿刀抵住我的喉咙,贴在我耳边压着嗓子轻喝:“别动。”

    我自然不敢乱动,从某些角度来说,我实在惜命的很。

    双眼被黑色的粗布罩住,我被身后的人挟持着往后退。我不知道这山洞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出口,只知道避无可避时迎来了刺目的温暖。

    我的眼睛虽然看不到,但五感缺一感,使得我的听觉更敏锐。

    似乎洞口有什么什么人等着,挟持我的人看见那人明显松了口气。我燃起的希望瞬间扑灭,有冰凉的视线如蛇吐信,一寸一寸划过我的肌肤,让我春日里平白无故打了个寒战。

    既然是绑架,还是从贵族子弟的地盘上绑架,这绑架的背后就不会简单。

    我被绑着藏在一辆马车上,不知道他们要将我拉到什么地方去。

    我的匕首早就被先前的歹徒收走,但他们并没有搜我的身,就好像早就料定我会只藏一把匕首在靴子里。

    我靠在车辕上死命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被绑架有两种情况,一是绑匪不知道我是公主,只是以为绑个富家女来图财。二是绑匪知道我是公主,绑我是为了害命。

    倘若是第一种,我只要不让他们知道我是公主就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是第二种,我必须趁早找机会逃跑。

    马车不过行驶了一个时辰就慢下来,按照骊山的路况,我估摸着我们应该还没出山。

    前面驾车的人闷声问:“老四准备的怎么样?那玩意儿带来没?”

    就有人细着嗓子答:“放心吧大哥,老四办事您放心。不过这么个小娘子直接喂了畜生是不是太可惜了,小弟和大哥还没尝尝……”

    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前头那个被称作‘大哥’的一巴掌扇在脑门上。

    “你要想死自己死去,这是寻常小娘子吗?这是皇帝的女儿,那位的姊妹。你动了她的清白,是当皇宫里的人是傻子不成?到时候一看就知道不是‘意外’死亡的,误了那位的事,谁活得了。他可不介意直接把我们做掉!”

    细嗓子吃痛地摸了摸脑袋,委委屈屈地嘟囔了两句,抱怨:“老四也是,让他带个家伙也这么慢,等会儿送回去晚了也不知道房家那个愣头青会不会怀疑。蛇毒发作以后我们还要等着这小娘们儿僵了才能回去复命,那位的活一向不好做……”

    他再絮絮叨叨些什么我已经不在意了,脑子里只千遍万遍地过一句话:等我蛇毒发作。

    他们有备而来,又这样肆无忌惮地谈话,根本不怕我死不掉。现如今唯一的出路只能直接逃跑搏一把。

    我想这些人背后的‘那位’还是不够了解我,我从小就喜欢玩什么九连环,孔明锁,顺带着绳索也解得不错。这些歹徒用来绑我的绳结这样简单粗暴,导致我没两下就拆了个干净。

    咬着牙从车窗翻身滚出去,落地发出“咚”的一声。手臂传来一阵剧痛,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可是我根本来不及看一眼。我该庆幸是落在了草丛中,踉跄着迈开步伐,我只知道我要拼命的往前跑,只能往前跑,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树林间杂草丛生,灌木、低矮的树木到处都是,土地凹凸不平。马车应该还在继续往前赶,我只知道身后有尘土飞扬,那个细嗓子大声喊前面驾车的人:“快停下!那个臭娘们儿跑了!”

    跑!跑!跑!所有的声音都离我远去,只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好似扯着风箱,耳畔的风声呼啸而来。我不知道我跑了有多远,只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只是时间流动的速度减缓了。耳中的鸣叫越来越响,喉咙处的不适感越来越不能忍受,腿脚越来越疲软,目之所及都是一片晕开的绿色。我有些撑不住了。袖子似乎被什么挂住了,手臂摆动不起来。

    “臭娘们儿!你还想往哪儿跑?”

    伴随着这句话一股大力从袖子那里传来,身体控制不住的往后仰,随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眼前模糊起来,我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看到层层树叶覆盖着的树枝遮掩着天空,让天空显得有些阴暗了。

    一个尖细的声音说着“大哥,这个丫头也太能跑了”他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他们似乎站在我的腿边,我大口地喘着气心里想着办法逃,那个大哥只嗯了一声便不再做声了。我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奔跑的时候还不觉得,这时候只感觉身体的状况糟糕透了。右边手臂处传来的痛楚很微弱了,更多的感觉是麻木,应该是断了。另一只手臂倒还能动,只是一阵阵的感觉到疼,刚才被扯到的应该是这只手臂。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腿稍稍地动一下,腰间被石头硌着的地方就一阵的疼,我现在还能清楚的感觉到那里那颗石头尖锐的棱角。腿倒还好,只是在微微发颤。

    “这娘们儿也太不识好歹,大哥,还要送到老四那里吗?”

    耳鸣声中听到这样一句话,我有些担心那个大哥的反应。曲膝,用还可以动的左臂支起身体,扬起手臂把抓在手里的土向上洒,同时身体向右转,右臂传来的痛感让我不禁哼出声,但我不能停下我的动作。只是,还未完全转过身,就被人按着肩膀向下撞去,我只能努力的抬起手臂护好头,在这个时候只能努力保持自己的清醒。可是,我知道我逃不过了。

    “还想逃!”

    一个国方脸踩在我肩膀上,脚尖死死的碾了两下。

    刚刚从车上跳下来摔到的胳膊顿时骨裂开来,那一瞬间我想到的居然是这辈子我都没有这样痛过。

    我晓得今天必死,这样的深山老林,等人找到我,我的尸体都不知道被查狼虎豹肯成什么样子,这群亡命之徒决计不会放我活着离开。

    那国方脸果然对旁边的细嗓子说:“不必等老四了,先杀了吧,省得夜长梦多!”

    说完,那细嗓子举刀向我劈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