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步步骄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雨滴

    暴雨天,黑得很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门窗紧闭的室内一片昏暗。

    “咔嚓”一声,曹劲拿打火石点亮了油灯。

    案上的油灯应该已经用了很久,黑乎乎的一盏,勉强照亮小半间屋子。

    女子天生阳气较弱,多有畏寒之症,泡在温暖的热水之中,身上的湿冷不觉散去,舒服得甄柔忍不住喟叹。

    曹劲却一再挑动她过敏的神经。

    室内甫一亮起,曹劲蓦然起身,径直向她走来。

    高大的身影在昏暗狭窄的房间里带着别样压迫感。

    “你要干什么!?”甄柔忙在清水中卷缩双腿,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身体,惶急地叫道。

    水花四溅,清水荡漾,依稀可见水底那一身扎眼的雪肤。

    报仇雪恨,完成长兄未完的战役……诸事已毕,曹劲顺从心意地看向了水中那一抹晃眼的白。

    目光灼灼,好似带了烈火般,让她犹如泡在一锅沸水中,周身的肌肤都要着煮熟了,滚烫得没法。

    甄柔忽觉口干舌燥,以往和阿兄斗嘴的伶牙俐齿也不知跑去何方,就是母亲三令五申教导的要沉住气也忘了,坑坑巴巴地道:“你,你不是说,不过来么……”

    曹劲瞥了一眼甄柔涨得通红的脸,敛下目光,捡起甄柔挂在木桶边的湿衣,转身走向衣桁架子道,一件件挂着湿衣,道:“湿衣需要晾干。”依旧言简意赅的话语,只是低沉的嗓音里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沙哑。

    甄柔却如蒙大赦,趁着曹劲挂衣服的当头,赶紧起身,却发现店家准备的干净蓝布,正好端端放在西墙边的案上。

    “噗通”一下,甄柔愣愣地坐回了沐浴桶里。

    曹劲挂好湿衣,闻声回头,见甄柔目光怔怔瞪着案上。

    他顺着目光望着,心下明了,走过去拿起蓝布,来到甄柔的面前,方一站定,一只手就倏然伸进水里。

    “……”

    甄柔倒吸一口凉气,这会儿连结巴说话都不成了,她好像突然失语了一般,只能让后背死死抵着木桶边缘,尽可能躲远,就惊慌失措地盯着在水中那只大手。

    搅了一搅水,曹劲收回手,神色不变的淡淡瞥向甄柔,道:“水冷了,起来吧。”目光幽暗,声音已然透着浓重的沙哑。

    甄柔立马往水下一沉,下颌也跟着没入水中。

    她没有说话,却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曹劲的眼中掠过一道机锋,然后拿着蓝布两手一左一右撑在桶边,俯身而下,鼻息近至可闻。

    “阿柔,你是我妻子。”曹劲低声道,灼热的呼吸扑面而来。

    甄柔一怔,紧抱身体的手缓缓松开,良久,终是低低垂眸,贝齿轻咬下唇,溢出一句低不可闻的回应,“我,知道……”

    一语说完,她咬住下唇,眼睛紧紧地闭上。

    感官却变得异常清晰了。

    外面大雨还在噼里啪啦地下着。

    房间内有水声哗啦啦地响着——她被从水中抱了出来,冷空气一下子袭上了身体,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便感干净的布包裹住了她身体。

    一阵天旋地转间,她离开了脚踏垫,耳边传来曹劲低沉而沙哑的声音,“睁开眼睛。”

    甄柔深吸一口气,缓缓睁眼。

    四目相对。

    他得眼里似乎有漩涡,漆黑幽深地仿佛要把人吞噬进去。

    甄柔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耳畔响起了曹劲低沉的笑声,有些浅淡,有些醇厚,好似刚开封的陈年老酒,让人头晕目眩,整个人就晕乎乎了。

    “阿柔,已经迟了近一年,你别怕……”

    她怕么?

    甄柔不知道,只知道那句迟了一年,让她失去了一切抗拒,任他抱着自己躺上了床……

    蓝布被扯下,沉重的身体覆上来,脸贴着脸,呼吸相交,她的意识也就这样模糊了……

    屋外的雨声渐渐远不可闻,仿佛隔了千山万水一样,滴滴答答,潺潺涓涓地流着……噗呲一声,灯芯突然一跳,一切尘埃落定了……是情深,是清浅,终还是意难平?千般心绪不过枉然。一点鲜红,浸染了她的整个世界,身与心,无力软绵着,只能任之由之……

    噗呲噗呲,滴答滴答,身与身,摇摇晃晃,乍疾乍徐,且问几时休?

    低矮破旧的木板床,吱吱呀呀,说不清道不明。

    夜,渐深了。

    雨,渐停了。

    万籁归于静。

    噗呲噗呲,滴答滴答,吱吱呀呀……声声缱绻,终是听不到了。

    一室静谧,漫天漫地弥漫着慵懒的气息。

    床很窄小,甄柔静静伏在曹劲的胸膛上,肌肤相亲之间,是粘湿细密密的汗。

    头发半湿半干地披散在背上,也不知是雨水未干透,还是被汗水浸湿了。

    甄柔素爱洁净,粘湿的汗让她难受极了,却一动也不能动的躺着,背上有粗糙的大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

    从他右肩处微微抬头看去。

    他正闭着眼,常笼着的眉心略微舒缓,薄唇轻勾,带出了一抹放松的淡笑。

    抿了抿唇,犹豫着是否开口,曹劲倏然睁眼,目光如鹰,一瞬不瞬地盯着门口。

    心中不由跟着紧张,想到自己眼下的情况,甄柔慌乱起来,“夫君……”甫一出声,就是清晰可闻的嘶哑。

    甄柔一怔。

    外面传来步伐整齐的脚步声,间或一些甲片摩擦的声响,随后熊傲的声音在门外道:“末将来迟,恭迎公子和少夫人。”

    甄柔心下一松,旋即而来的却是羞窘,再也顾不得开不开口,甚至浑身的粘腻,从床上扯了那块蓝布,便要裹住身体下床,却不及动作,背上被一按,她便重新跌回了曹劲的胸膛。

    “夫君……”甄柔焦急又暗含指责地唤道。

    曹劲却闭上眼睛,手又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甄柔光滑的后背,半晌,才扬声道:“退下!谒舍外等候!”

    他的声音极为冷冽,已不见适才的沙哑了。

    “诺!”熊傲恭声应道,带着众曹军卫护退下。

    是了,比起他们在院子里候着,自己只隔了一层薄薄的门扉穿衣,这样显然更为妥当。

    甄柔看向已下床穿衣的曹劲。

    面色如常,不怒自威,又是坐拥三军的主帅——曹三公子了。

    外面有积雨顺着屋檐落下,一滴一滴透着凉意。

    甄柔步出房门,伸手,水滴落入手心。

    凉意,传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