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界之浴血双魂

第一百八十章 从天而降的神仙

    “救命呀!救命呀!”

    就在这个夜里,丛林里传来一阵阵急切的呼救声,杭真真是朝廷尚书大人杭非乾的小女儿,杭非乾为了风家的事情伤透了脑筋。杭真真到寺庙里为杭非乾祈福,因为贪玩,所以甩开丫鬟们,独自走远了,夜里被几个流氓尾随,此刻正遭了难。

    “别叫了,这深山老林的,有谁能听见?难不成神仙会从天而降来救你?小娘儿们,快,让爷几个好好疼疼你。”

    三个流氓一齐将杭真真制住,杭真真手无缚鸡之力,半点儿也动弹不得,心里已经将自己暗骂了千万遍,要不是自己跑那么远,哪儿会遭到这种事情。她欲哭无泪,嘴早就被堵住了,手脚更是动弹不得,三个流氓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杭阵阵啜泣着,今夜**于此的话,让她以后还怎么活?

    “住手!”

    黑夜中传来一声暴喝,四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淡蓝色布衣,后背挎着大竹篮,面貌清秀的男子朝他们奔过来。

    “小子,死开,不然老子让你真死!”

    按住杭真真的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不屑道。

    其他两个男子正撸起衣袖,想将这个不知死活,坏了他们好事的男子打倒。

    那男子眼疾手快,只是从地上捡起了三个小石子,朝对面那三人抛了过去,瞬间,石子打中了他们的穴道,他们纷纷动惮不得,瘫软得倒在地上。

    “哼!像你们这种流氓,坏坯子,就得自食恶果!待会儿我就将你们……”

    一想到有关人家姑娘家的名节,他便不再说下去了。目光交错间,他看见了杭真真衣衫不整的模样,连忙闭上眼睛,背过身去。

    “你就是从天而降的神仙……”杭阵阵整理着衣衫,感叹道。

    “姑娘,我可不是什么神仙,我只是个穷小子,姑娘,你快走吧!”

    杭真真将头上的金银珠宝都取了下来,塞到他的手里。

    “我身上没带钱,这些就当我给你的报酬吧,谢谢你救了我。不过你真的好厉害呀,看着你这样子,没想到你能一下子就制服了他们三个臭流氓,果然是真人不可貌相!佩服佩服!”

    “没……没什么,我只不过是略通医理,用石子打中了他们的麻穴,现在他们动不了,浑身麻木罢了,姑娘,你快走吧,在下也不方便送你,这深更半夜的,男女有别……”

    男子说完,一溜烟地跑远了。

    “哎……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杭真真冲着远处的那抹身影大喊道。

    “在下任宏宇,有缘自会相见,姑娘保重!”

    “任宏宇,本姑娘记住你了。”

    杭真真脸上浮出一抹明媚的笑容,她接连踹了那三个流氓几脚,壮汉哀嚎着求饶。

    “哼!知道姑奶奶是谁吗?哼!等我回家了有你们好果子吃的,我不叫我爹把你们三个送进宫里当太监,我就不姓杭!”

    深更半夜的,树林里一大群人正在寻找杭真真。

    “我在这!”

    “小姐!是小姐的声音!”

    一群丫鬟仆人,还有寺庙里的和尚们听见杭真真的声音,眼睛都亮了,他们循声而去,赶到了杭真真的面前,看到此情此景,他们大概猜想到了是怎么一回事。

    “小姐,你……你没事吧?”

    丫鬟小喜忐忑地问着,她将带来的粉红色披风搭在了杭真真的身上。

    “没事儿!幸好本小姐有神仙保佑!”她拧着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的耳朵,那名壮汉疼得龇牙咧嘴的,就是无法反抗。

    “小姐,这些人该怎么处置?”仆人小张举高手中的灯笼,看清了这几个流氓的面容。

    “明早将他们带回去,本小姐要让他们做太监!看他们以后还有本事欺负良家妇女不!”

    此时不可宣扬,第二天一大早,杭真真将这三个流氓带回县衙,杭非乾差遣下人将他们暴打了一顿,利用人际关系,秘密送他们三人进宫,当真将他们都阎了。

    三天后,杭真真终于解了气,她正在庭院里吃水果,不经意间想起了昨夜救她的那个人。

    他真是像个神仙一样的存在着,若不是他,她此刻已经……

    “任宏宇……”杭真真念着这个名字,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的笑容。

    “哼……哼……”

    杭非乾来到了她的身边,杭真真都浑然不知。

    “女儿?女儿?”

    “啊?”杭真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爹,你怎么来了?”

    “是你想得太入神了。是在想昨夜救你的那个年轻人吧?”

    杭真真点了点头。

    “女儿的心思果然瞒不过爹。”

    杭非乾哈哈大笑起来,他轻抚着杭真真的头发,“爹也是年轻过的,他在如此……如此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你,你当然会想到他,不过他也是为了些钱财罢了。”

    “他救了我,我给他一些报酬,那也是理所应当的,当时太匆忙了,女儿还嫌给得少了呢,或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罢了,爹你不能凭着此事就断定他是个贪财之人。”

    “今早爹已经叫人去查过了,那个任宏宇是个穷书生,考了两次科举,都落了榜,家里还有双亲,不过……”

    杭非乾说着说着就停住了,眉头紧皱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爹,不过什么?他家再穷,他也是女儿的恩人,咱俩又不缺钱,您是堂堂的尚书大人,你不是时常教育女儿,要知恩图报的吗?”

    “可是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

    杭非乾语重心长地说道。

    “那是有多复杂?”杭真真追问道。

    原来,任宏宇当初是隐瞒着自己的家庭情况,才顺利地参加了科举,他家里一穷二白,原本是住在五百里以外的小山村里,那个小山村里瘟疫横行。

    村民已经死的死,逃的逃,任宏宇也带着感染了瘟疫的父母亲来到了都城,不过安顿了几日,又带着他们躲到了深山老林里,暗中寻找药草为他们治疗瘟疫。

    那天夜里,任宏宇在山林里收集露水,寻找药材,机缘巧合之下才救了杭真真。

    “爹,您知道他们在哪儿,快带真儿去看看他们,女儿要隆重地谢谢他们,女儿不怕瘟疫。”

    “不!既然他们有意躲起来了,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况且瘟疫实在是太危险了,你还太年轻,不知道那种可以要了人命的病。爹念在他救了你,所以不抓他们,已经是很仁爱了,就算你不怕瘟疫,你这一去,必定会让他们的生活摊开在阳光之下,到时候他们一家不是死在瘟疫里,而是死在别人的议论中。”

    任宏宇所住的那片山林距离此处十分远,就算骑马也要花半天的时间,山路崎岖,更不能坐轿子,有些地方灌木丛生,甚至找不到一条明显的路,杭非乾派去的精锐之士更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沿着那晚的事发地点寻找了好久,才找到了任宏宇。

    他们居住在一个山洞里,条件极差,那几名精锐也是躲在暗处,暗中偷听了他们一家人的谈话,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火速回来禀报杭大人。

    杭真真听着父亲的劝诫,也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不得不打消了寻找任宏宇的念头。

    “但愿他们一家人能够平安……”

    杭真真看着湛蓝的天空,心里不禁祈祷着。
Back to Top